卜鸣 - 车祸 校服裙下(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校服裙下(NPH) 作者:卜鸣

    



    车祸



    尹童伤得并不算重,远不到危及生命的程度。

    她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恢复了意识,甚至还能与医生进行简单的英文对话。

    后来她才知道自己最重的伤,竟然是被温凌的铁头撞断了肋骨,需要休养三四周才能好。

    除此之外就是脑震荡以及皮外伤,大部分伤在背和头上,看着比较严重罢了。

    可仍是不可避免的疼痛,以及更深的恐慌。

    车祸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

    这是尹童在零星的清醒片刻最惊恐的疑问。

    虽然金雯来看望她时,说事故主要责任在肇事方,但他们乘的车也确实有超速的隐患。

    她住院第三天的时候,周珏带了慰问品来看望她。

    事故中司机也受了伤,没办法亲自来道歉,周珏就代为表达了歉意,并提出会为她支付所有的治疗及祛疤的费用。

    尹童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一点心虚或得意,只保持着陌生的遗憾和愧疚。于是她也问不出口恶意的揣测,只能颔首说谢谢。

    比周珏来得更晚的是温凌。

    其实尹童在医院清醒的那一刻,温凌就在身边。

    哭得满脸是鼻涕眼泪,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他拉着她的手,边哭边说,吱吱呜呜的,尹童只听清了“坚持住,不要死”。

    她当时白眼都翻上天了,但实在疼得没力气解释。

    温凌只有碎玻璃造成的皮外伤,连急诊室都没有进,以防万一拍了张X光,确认骨头脏器都没有问题。

    最惨的莫过于被人嘲笑了吧——

    温凌抱着尹童哭得震天动地,眼睛都肿了,医生护士都纷纷劝他人没事。他还是哭的止不住,硬说医生护士在骗他,最后因为扰民被请出了急诊大厅。

    这件事是金雯跟尹童说的,一边描述一边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

    笑得尹童都不禁有些同情温凌,真不愧是亲妈。

    尹童知道温凌其实偷偷来看过她几次,只不过都是在她睡着的时候。

    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早就成了医院的名人。

    一张混血脸,本就惹人注目,每一次的行为还匪夷所思,很难让人忽略他。

    护士跟她说,刚刚有个小帅哥趴在她床头哭了一阵就走了,那绝对是温凌准没错了。

    于是第四天的时候,尹童和小护士通了气,闭目假寐骗过了温凌。

    温凌一如既往,先左右看看她的伤——其实什么也看不到,毕竟肋骨断裂只能靠外部固定内部自愈。

    他最多拉过她的手,看看上面因为遮挡玻璃造成的划伤,然后变态一般的捧着她的手一根根手指亲吻过去。

    只不过这一次刚亲了两下,就被尹童反手捏住了下巴。

    “你这是在跟我玩‘田螺姑娘’?”

    温凌抬头对上尹童的瞬间眼眶就红了。

    尹童觉得不妙,一把捏住了他的鼻子,这才及时阻止了他嚎哭。

    “我还没死呢。”她哭笑不得。

    温凌瘪着嘴,听不得她说这种话。

    “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他将尹童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一边说一边抽鼻涕,“要不是因为保护我,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既然知道你还不来看我?”尹童故意说道,“对救命恩人这么薄情?”

    “不是的,只是……”温凌垂下眼犹豫地说道,“感觉有点奇怪。”

    其实得知尹童安全之后,温凌一瞬间想起了他在车上没能听清的那句话。

    她说,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啊。

    以前他或许还能当做不知道,跟沈城和许宣哲争抢,以胜利来佐证尹童喜欢他这件事。

    可当尹童在危险时刻出于本能抱住他的时候,温凌切实感到了胜过“我喜欢你”这句告白的喜欢。

    甚至不止是喜欢,是爱——是把他考虑到自己生命中的那种感情。

    那一刻,温凌感到前所未有的狂喜,几乎原地蹦了起来。

    但落地之后他又觉得心虚……他也同样喜欢尹童吗?

    如果是他先发现危机,也会义无反顾地将生的机会让给尹童吗?

    温凌因为自己的犹豫而害怕了。

    他也许其实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喜欢尹童?

    只是男人的好胜心、色欲,让他产生了挚爱的错觉?

    越想越没有答案,越是没有答案他就越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尹童。

    于是每天只敢偷偷的来,默默的走,生怕她从他眼里看出心虚。

    “哪里怪?”尹童不解道。

    温凌无法解释,只好开了个低俗的玩笑:“你躺在床上却穿着衣服,我看着不太习惯。”

    “什么东西。”尹童不悦地眯起眼,“我这样你还能精虫上脑?”

    温凌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苦笑了一下。

    “我不一直这样吗?”

    尹童不想跟他吵架,索性不说话了。

    两人沉默了一阵,温凌忽然站起了身。

    “后天就可以出院回国了,我去给你订机票,先走了。”

    手机又不是没有信号,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

    尹童腹诽的同时,温凌已经离开了病房。

    狸猫换太子

    尹童并没能如愿在第五天出院。

    不止她没有出院,还迎来了意想不到的人。

    这一次见面似乎异常正式,不止金雯来了,连温凌的父亲温祁也来了。

    两人带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三个人在病房外交谈了许久,温凌先走了进来。

    他像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张了几次口才最终问道:“你妈妈是苏韵吗?”

    尹童愣了愣,“苏韵”这个名字她其实没有听过,但对“yun”这个音有些印象。

    她爸跟奶奶对话时,曾以“小yun”这个称呼代指过她妈妈,但她一直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字。

    “我不知道我母亲的具体名字。”尹童实话说道。

    “尹童,”温凌犹豫地说道,“你母亲可能真的是谢应知的师父默生语。”

    尹童觉得太好笑了,这是狗血八点档吗?

    “你是不是准备告诉我,因为我是RH阴性血型,刚好和苏韵匹配?”

    说实话她一点儿也不信,如果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那么认亲这件事早八百年前就该发生了。

    毕竟她之前在国内,可不止一次住院治疗。为什么偏偏是现在找上门来,还是在巴黎?

    “她人在门外吗?没关系,你让她进来吧。”

    尹童倒要看看,这些人究竟有什么目的,编造一个这么离谱的谎言来骗她。

    “来的不是苏韵,是她姐姐苏音。”温凌解释道,“也就是你的姨妈。”

    虽然亲子鉴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可苏音根本等不到尹童回国,连夜包机飞到了巴黎。

    “随便是谁,进来聊聊呗。”

    温凌的心情有些复杂,说不上高兴还是遗憾。他知道尹童很难这么快接受这件事,就连他也还在惶神当中。

    他没再多说,退出病房,换了苏音进来。

    是个四十多岁的女性,气质温婉又古典,能把一身旗袍穿得极尽风情。

    她仔细打量着尹童,半晌没有说话。

    尹童也没有主动开口,只等她看够了。

    “她竟然真瞒着我在外面生了个孩子……”苏音自言自语一句,“这么大只,活的。”

    说罢就转身对着墙捂脸哭了起来。她这一哭,把尹童哭得莫名其妙。

    “阿姨。”她叫了一声,“你没有问题要问我吗?”

    苏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忙抹了抹眼泪,然后坐到了尹童身边。

    “你饿不饿?”

    “哈?”

    “我煲了汤,你要不要尝尝?”

    尹童都懵了,先不说她刚吃了饭,就您没点其他问题了吗?

    算了,还是她来问吧。

    “您怎么确定我是苏韵的女儿?”

    “亲子鉴定。”

    尹童摇了摇头,不对,一定有问题!

    “为什么忽然拿我去跟苏韵匹配检测?”

    苏音像个小姑娘一样满脸无辜:“我收到的结果就是亲子鉴定,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现在才找到你。”

    “他们?”

    “就……”苏音想了想,“应该算你的干爹们吧。”

    尹童的头有点疼,直接问道:“所以是谁最先发现这件事的?”

    “温祁。”

    “谁?”

    苏音指了指身后:“外面那个,温凌的爸爸。”

    “他是我‘干爹’?”

    “算半个吧。”苏音斟酌着措辞,“你妈其实不太喜欢他。”

    尹童怎么觉得自己越听越晕呢?

    这个“干爹”难道是根据苏韵喜欢谁来定的?

    先不管这些了,尹童清了清思绪。

    “所以是我出了事故,温叔叔拿我的DNA去检测,就发现我是苏韵的女儿?”

    苏音点了点头:“嗯,温凌跟他说你爸爸叫尹化安。这个名字刚好跟他和苏韵在一起时的‘第三者’重了两个字,所以印象深刻。不过温祁也不确定,毕竟苏韵当时跟化安是网恋,他也没见过本人。”

    “……”

    不是,等等,就这?

    然后就中奖了?

    一切都太顺理成章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尹童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回想着刚刚所以的对话,忽然在“化安”这里顿了一下。

    对了,化安手谈。

    温凌刚才说她妈是谢应知的师父默语生。

    难道说……

    “我是个富二代吗?”尹童直白地问苏音。

    苏音蓦地笑了,说道:“你原本是的。但如果你要认我,成为我家女儿的话就不止是富二代。”

    “什么意思?”

    “我丈夫是颐川。”苏音有些骄傲地笑了一下,“你应该在新闻联播上看到过吧。”

    尹童呆滞了几秒。

    她不确定颐川到底是什么人,但确定了另外一件事——

    这场“狸猫换太子”一定跟谢应知有关系!

    要跟颐思韵做好姐妹了

    尹童确认这是一场“阴谋”后,忽然觉得一切都合理了。

    她甚至觉得这场车祸,可能也与谢应知有关系,毕竟他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可能是她一再犹豫,而谢应知等不及了,于是逼她做出了选择。

    她原本还一直好奇,谢应知究竟要怎么给她一副“华丽的皮囊”,没想到竟然是玩这么一出狗血的认亲戏码。

    尹童虽然对先斩后奏很不满,但如果此时她“空口无凭”说自己是冒牌货,苏音也不会轻易相信。况且这种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她退出演出,那就会被永久除名。

    现在与其意气用事,不如装作不知情,静观其变见机行事。

    那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搞清楚她这个身份,对于苏音、颐家甚至这个世家圈子到底有多大的权力和作用。

    “您刚才说‘做您家女儿’是什么意思?那我母亲呢?”

    像是说到了苏音的伤心事,她又扭过脸要去面壁,尹童忙叫住了她。

    “姨妈。”

    苏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好情绪才转了回来。

    “你妈妈失踪很多年了。”

    “失踪?”

    “我们找了她快二十年了。”苏音叹了口气,“不知是死是活。”

    二十年的话,也就是尹童出生前她就已经失踪了。

    那么她其实不需要刻意编故事,只需要有取舍地陈述自己的经历就可以了。

    倘若哪天真的被拆穿,她也只是“弄错了妈妈”,并没有说谎。

    “我也不知道她的消息。”尹童如实说道,“我小时候甚至不知道我妈的名字,家里连一张照片也没有。”

    苏音摸着她的头点了点头,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我找人去你家查过了,她确实什么都没留下。”

    所以之前婶婶跟她说,有人问她父母的事,其实是苏音在调查她?

    不,不对,时间好像对不上。

    如果那么早就在查她的话,怎么可能现在才来找她?

    “对了,除了温叔叔,还有其他人知道我父母的事吗?”

    “应该没有了吧。”苏音想了想,“如果只查你父亲尹危,其实根本查不出他和苏韵的关系。两个人没有登记结婚,你的出生证明也有问题。”

    她说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偷偷看了尹童一眼,才斟酌着词句解释道:“苏韵她吧,男朋友换得比较勤,我们也没给她总结过具体名单,所以……”

    尹童懂了,就是说苏韵四处拈花惹草,如果不是温祁对“化安”有印象,恐怕也查不到她身上。

    不过温祁也不是会轻易上当的角色,谢应知是怎么给他洗脑,让他相信她爸就是当时的“第三者”的?

    此刻尹童也管不了那么多,等她见到谢应知时再亲自问吧。

    既然只有温祁知道当时的一些事,她只要与他的说法不冲突就好。

    “你这些年受苦了。”苏音感叹道,“以后姨妈会替我那个不称职的妹妹加倍疼你的。”

    “所以您是希望我过继给您当女儿吗?”尹童直接问道。

    苏音愣了一下,少女一般激动地捂住嘴,许久才问道:“你愿意吗?”

    尹童点了点头:“我父亲去世了,叔叔婶婶也对我不好,奶奶又需要人照顾……”

    她还没说完,苏音就一把抱住了她,埋在她肩头哭了起来。

    啊,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尹童觉得,这位姨妈可能就是一个比较情感丰富的人。

    她无奈,安抚一般地拍了拍苏音的肩膀。

    “你果然跟苏韵很像。”苏音抬起脸看向她,“她以前也是这么冷淡。”

    “……”对不住了,我是么得感情的女儿机器。

    “不过也好,你的性格刚好跟思韵互补,应该可以跟她好好相处的。”

    尹童愣了一下:“谁?”

    “颐思韵,我女儿。”苏音腼腆地笑了一下,“应该比你大一岁,以后就是你姐姐了。”

    “……”

    尹童忽然觉得有点头疼。

    不过也多亏了颐思韵,她大概明白这副皮囊的地位了。

    入住颐家

    这之后尹童就被苏音正式接管了,连回国都是由她全权包办。

    一趟巴黎之行,仿佛加冕之旅,一去一回她的身份地位全都不一样了。

    得知尹童住宿舍后,苏音直接把她接到了颐家。

    颐家在市中心的一片老街区,这里遗存有不少名人故居,机动车需要通行证才能进入。最高的建筑不过两层,每家每户独门独院,仍保留着百年前的风貌。

    过去的旧居如今都变成了博物馆,于是沿街大多是书社、咖啡厅等,文艺氛围浓厚。路两旁是稍比人高的桂花树,正值花期,摇下车窗香气就扑了满脸。

    车子通过路口的关卡,没走多远就停在一户大门外。

    今天是周六,颐思韵已经在门外等着了。除了她还有一名护工,是苏音回国前就交代好的。

    尹童骨折还没完全好,每天还需要胸带固定,不能做太大的动作。

    苏音先下车,才让护工把尹童扶了下来。

    “这是思韵,这是尹童,你们应该在学校见过吧?”苏音热情介绍道。

    颐思韵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两人的过往。

    自从学生会舞会后,她对尹童的印象就变得有些复杂。

    尹童公然霸凌程薇露不说,沈城像是中了她的毒,竟然还帮着她助纣为虐。

    舞会发生这么出格的事,颐思韵始料未及,一时间慌了手脚。还是谢应知出面,干脆果决地封锁消息,禁止照片、视频外流,才没有酿成丑闻。

    这原本是她上任后第一次独当一面,却没能将事情处理好。即便谢应知不说,她也能从他眼中看出失望。

    而让她马前失足、颜面尽失的罪魁祸首,正是尹童。

    颐思韵自觉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人。她没打算找尹童麻烦一雪前耻,只想着从此与她划清干系。

    然而万万没想到,她母亲这么突然地给了她一记重击。

    “从今天开始,尹童就是你妹妹了哦!”

    她妈说得有多轻松愉悦,颐思韵就有多绝望崩溃。

    先前她与尹童对弈时,就觉得她技艺非凡,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是姨妈苏韵的女儿。

    她出生时苏韵就已经失踪。这个姨妈对她来说,只活在她的名字和长辈口中——天资聪颖,机敏好学,秀外慧中,冷静果决……

    似乎什么好词都能用在苏韵身上,完美到让她羡慕又嫉妒。

    有时候她甚至庆幸,好在这么完美的人失踪了。不然她爸爸可能会被这个人吸引,根本看不到她的母亲,而她也就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也正是因为苏韵杳无音讯,也没留下任何子女。她才可以独享长辈宠爱,从小被世家子弟众星捧月。

    如此万般幸运走来,偏偏此刻冒出一个尹童。

    颐思韵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惊奇、郁闷、愤怒、疑惑似乎都不准确。

    她只能确定,她有一个清晰的愿望——

    那就是搞错了。

    尹童根本不是苏韵的女儿,她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表妹。

    可她不能表现出这种刻薄的情绪,毕竟这种时候把关系弄僵,难堪的只会是她自己。

    “房间都收拾好了,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风格,我就按我的喜好布置了一下。”

    颐思韵对尹童笑了笑,主动上前握住她的手。

    “我带你上去看看吧?”

    尹童其实也抱着和颐思韵相似的想法。

    她最怕的恰好也是,他们发现搞错了——她根本不是苏韵的女儿。

    所以她必须尽可能地示弱,掩藏住所有的企图心,以防引起他们的猜忌。

    “好,麻烦你了。”

    Ρǒ①捌ɡω.Vιρ(http://www.wuliaozw.com/)

    --



    车祸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