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鸣 - pó18ɡω.Vǐρ 放过沈城吧 校服裙下(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校服裙下(NPH) 作者:卜鸣

    



    pó18ɡω.Vǐρ 放过沈城吧



    尹童就知道沈黎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这个时候陪着沈城的,不该是作为母亲的您吗?”

    讽刺并没有激怒沈黎,她笑着摇了摇头,无奈女孩的天真。

    “你觉得我陪着他更有用,还是哄好把他关起来的人,改变主意给他自由更有用?”

    沈黎心平气和地坐到了尹童的身边。

    “你是不是一直以为我是靠沈城才成为谢家的女主人?”

    尹童并没有特别思考过这个问题。

    上次沈城为了她与沈黎发生争执,提起沈黎是靠着孩子上位。

    而谢应知对沈城的敌意,也佐证了这个说法。

    沈黎急功近利地让沈城讨好谢景仁,处处对他管教限制,似乎也的确是想靠他继承谢景仁的一切。

    “至少沈城他是这么认为的。”尹童答道。

    沈黎苦笑了一下,说道:“因为他不懂,我为了套住谢景仁用了多少手段,付出了多少代价。我只能说,我和谢应知的母亲,不是谢景仁全部的女人,沈城也不是他唯一一个健康的儿子。”

    尹童看向沈黎,不懂她为什么忽然跟她洗白自己。

    “所以你想告诉我,沈城是靠你才成为谢景仁的儿子?那又怎样呢,想让我谢谢你之前帮我?”

    沈黎脸上此刻才表现出一丝愠色。

    “我是想告诉你,你想挤进这个圈子做人上人,用任何手段我都可以理解。因为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从一个攀附上另一个,最终拿下了这个姓谢的。

    过去十多年我付出的代价是我活该,可沈城是无辜的。他跟着我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白眼,如今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可却为了你一步步自断前程。”

    尹童别过脸,不愿承认:“我没让他为我自断前程。”

    “是啊,是他自己蠢。”沈黎认命一般叹了口气,“程薇露的事他虽然不肯说,但我知道他一定是为了你。我和沈城受过程薇露父亲的恩,所以这个小姑娘无论做了什么,我和沈城都会护着她。沈城一直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知道恩将仇报那是要下地狱受报应的。可他为了你,这些都不管不了。”

    尹童之前并不知道沈城和程薇露还有这一层恩情在,以为两个人不过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罢了。虽然沈城为程薇露做过一些让她难过的事,但她并不希望沈城成为一个背信弃义的人。

    “对不起,我之前不知道程薇露父亲的事。可是程薇露对我确实作恶在先,她受的是她该得的,我并不为这件事感到抱歉。不过我会跟沈城说清楚,让他不要再为我……”

    “我不用你跟他说这些。”沈黎打断尹童,“我只求求你,别再给他希望,让他对你彻底死心。”

    沈黎愿为了沈城来求一个晚辈,尹童能感受到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良苦用心。虽然他们之前有诸多不愉快,但她尊重一个真诚的母亲。

    “阿姨,我不是没有试过,可……”

    可沈城太固执,固执到她反而被动摇。

    “我知道这个孩子认死理。”沈黎接过她的话说道,“我只要你一句话,不需要你做什么。我知道他帮过你,你狠不下心,所以这件事由我来做。”

    尹童原本该感到轻松,可她不久前刚刚放话要他做自己的人。

    即便那是抱着侮辱他的初衷,但也不得不承认,她对沈城确实还有不自主的留恋。

    沈黎看出尹童的犹豫,直白地戳穿道:“就算为了沈城好,你也不该选择他。”

    “沈城和温凌、许宣哲这些孩子不一样,他们有家族有血脉,有牵一发动全身的利益关系,可沈城除了我没有人会真的保护他。

    而我总会人老珠黄,谢景仁也会看上其他女人,那么沈城到时候就会像谢应知一样孤立无援,甚至比他更惨。所以我让他追求颐思韵,不是你不够好,而是颐家是谁都动不了的存在。

    你保护不了沈城,可那个女孩可以。”

    一直以来,尹童都是受着沈城的庇护,即便知道他处境尴尬,但也从未去深想他的无助。

    她只是单纯地以自己的立场去幻想沈城的未来,以为他只要好好学习,拥有一技之长,就能成长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人。

    也许是沈城、温凌这些人本身就很强大,因此她从来没有想过,当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她有什么能力保护他们。

    甚至,她可能是危机的源头。

    “我相信你是个明事理的孩子,温凌、许宣哲甚至谢应知,这些孩子随便你选,如果你需要帮助阿姨也会尽己所能,但是……”

    沈黎恳请道,“放过沈城吧。”

    尹童低着头没有说话,感到前所有未有的颓丧。她无法反驳沈黎,毕竟她的确没有贪心的资格。

    “从今往后不要再见沈城,无论他怎么求你,都不要跟他说一句话。”

    注意安全

    长久的沉默之后,沈黎并没有等到她想要的答案。

    “抱歉,我不能答应您。”尹童抬头看向沈黎,“您要做什么我无权阻止,但我要见谁和谁说话,这是我的自由。”

    “我刚才说的话你是没听懂吗?”沈黎有些急了,“沈城救了你帮了你,你就这么自私地看着他受苦?”

    “受苦?您有问过沈城是怎么想的吗?”尹童并没有被沈黎的道德绑架说服,“您说想让他过好日子,可这种‘好日子’是他想要的吗?”

    她与沈城认识这么久,从未见他在物质上有什么要求。

    衣服无所谓名牌,吃东西更是不讲究,甚至都不愿意去新校区的班级。

    而沈城唯一称之为家的地方,是他背她去过的小平房,那里简陋到比她家还要可怜。

    可即便如此,他仍然更眷恋那里,从不把豪华的谢家当做归属。

    “还是说,您跟根本不关心他的想法,只想满足自己的贪心?”

    “你懂什么!”沈黎气得站了起来,“我是他妈,我能害他吗?”

    尹童不予置评,只是说道:“您也许可以考虑尊重一下沈城自己的选择。”

    沈黎指着尹童半天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反过来给她“上课”。

    可尹童不答应,她也没办法。如今这女孩有温凌护着,她也不可能拿把刀架她脖子上威胁。

    “既然你这么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沈黎看了一眼向这边走来的温凌,只能放下一句没用的狠话,憋着一口气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温凌在后台发现沈黎不在谢景仁身旁时就觉得“坏了”。

    邀请函是他妈金雯给的,温凌之前也不知道正好跟谢家人坐在一起,刚刚走台时一暼把他吓了一身冷汗,急得后半场节奏都乱了。

    他下台连一句话都没多说,赶快把衣服换下还给品牌方就要去找尹童,不想被他爸他妈一把拉住,非要带着他一起接受媒体采访。

    看到尹童垂头丧气的模样,温凌知道自己还是晚了一步。

    “怎么了?”温凌上前捧起尹童的脸,“沈黎跟你说什么了?”

    尹童也不知道怎么说,虽然口舌上她似乎是占了上风,但沈黎的质问她也确实无法回答。

    就像她说的,从一个攀附到另一个,狐假虎威罢了。她既无法独当一面,也无法反哺帮过她的人。

    尹童勉强勾了勾嘴角,开玩笑为温凌宽心。

    “算是交流了一下攀高枝的经验吧。”

    “什么啊。”

    温凌撇了撇嘴,一听就知道她在哄他。

    可尹童不想再说了,她拉住温凌的手。

    “温凌,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嗯?”

    “我不喜欢这里。”

    昂贵的皮囊让这里的空气变得稀薄,她快要窒息。

    尹童低头贴上温凌的手背,似乎很疲惫。

    想到她还吃着药,温凌忽然有些自责,不该让她为了自己几秒的亮相奔波。

    “你想去哪儿?”他抱住尹童,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后背,“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尹童乖乖地“嗯”了一声,像猫咪在撒娇。

    温凌笑了笑,一把将她从座位上抱了起来,像抱宠物一样。

    “你干什么?”

    尹童吓了一跳,忙搂住他的脖子。

    “抱你下去,你跟太高了,不好走。”

    “你也知道啊。”尹童小声抱怨着,“我今天崴了好几次脚。”

    温凌一边认错一边抱着她下了看台,刚把人放下,就有人叫住了他。

    “温凌?”

    他回头看到周珏走了过来。

    “周大哥。”温凌先打了声招呼。

    “这是怎么了?”周珏关心道,“受伤了?”

    “没事。”温凌笑了笑,“哄女朋友玩呢。”

    尹童转过身,周珏才认出她。

    他愣了愣才说道:“我还以为你是周婵的朋友。”

    尹童还没来得及开口,温凌先嗤笑了一声。

    “朋友?”他摆了摆手,一副“绝不可能”的样子,“他俩不吵架就不错了。”

    “这样啊。”周珏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之前都没听你说新交了女朋友啊。”

    温凌笑着偷看了尹童一眼,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确实转正没多久。”毕竟之前只能算是炮友。

    “那我家小周茕又要失恋了。”周珏调侃道。

    温凌双手合十讨饶:“求求她把奶断了再考虑我吧。”

    两人哈哈大笑,尹童却完全笑不出来,只等着这漫长的寒暄结束。

    “你们是打算走了吗?”周珏想了想说道,“我刚听你爸说车好像他要用,你们怎么走?”

    “啊,我爸要用吗?”温凌刚刚只顾着找尹童,并没留心他爹说啥,“也没事,我们打车呗。”

    “要不你用我的吧。”周珏说着把司机电话发给了温凌,“我暂时走不开,等会儿还要见品牌方。让司机把你们送到餐厅再回来接我也来得及。”

    温凌也没刻意推辞,毕竟周珏算是他半个长辈。

    “行,那我们走啦。”

    尹童跟在温凌身后,礼貌地跟周珏颔首告别。

    她抬头的瞬间,竟然发现周珏在看她,但很快就别开了眼。

    “路上注意安全。”

    送不出去的戒指

    与周珏分开后许久,尹童都没能回过神来。

    她亦步亦趋跟在温凌身后向大皇宫外走,可心思还停在周珏刚刚的眼神上。

    那目光明显不是一个长辈在看一个晚辈的朋友。

    毫无亲切之感,让人不寒而栗。

    尹童不知道当年的事对周珏有多大影响,更无从代入去揣测他对她的态度。

    也许就像谢应知说的,她连感冒病菌都不如,周珏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可是尹童总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了?”温凌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又跟周婵吵架了?”

    尹童不答反问道:“你跟周珏的关系好吗?”

    “要说好也算好吧,毕竟我和周婵一起长大,后来又一直在同一个圈子里共事。周大哥年纪比我们大,以前还挺照顾我的。”

    听温凌这么说,尹童更不好把自己的顾虑说出口了。

    周珏大概跟司机提前打了招呼,尹童和温凌刚刚出来,车就开了过来。

    门前不能停车太久,尹童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温凌拉着上了后座。

    他嘱咐司机去一家法文名字的餐厅,似乎很有名,只说了名字司机就知道在哪儿。

    车子驶入塞纳河畔的主干道,车速渐渐快了起来。河滨风光与黄昏的日光一起闯入车窗,温凌才献宝似的掏出一个小盒子。

    “这个送你。”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

    温凌晃了晃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一枚,与盒子中的那一枚很像,但大小和样式有着明显的男女款分别。

    尹童愣了愣,想起他在秀上向女模特求婚的一幕。

    “你把道具偷拿了?”

    “什么叫‘偷拿’。”温凌不满地撅起嘴,“这就是我家出的。”

    “那也不好随便拿吧。”

    “你试试就知道我是不是‘随便’拿的。”温凌将戒指取出来,“你都没发现吗?今天在台上我就没给那个女模特戴。”

    那个时候人群的目光都被金雯和男星吸引过去了,温凌就蒙混过关拉着女模特走了。

    “没有。”尹童实话实说道。

    温凌有些憋屈:“你都不关注我。”

    他拉过尹童的手,硬要给她戴上,尹童却明显躲了一下。

    温凌愣了一下,抬眼看她:“你不想要?”

    “不太合适。”尹童斟酌着措辞,“这是一对戒指。”

    “是啊,怎么了?”温凌瘪着嘴,赌气说道,“你是想让我给沈城也订一个吗?”

    尹童没有这个意思。

    她只是觉得,温凌在台上表演的是“求婚”,那这戒指的含义不言而喻。

    虽然她也清楚,温凌可能没有想那么多,就是当情侣戒指给她罢了。

    可这种成对的信物,就像是一心一意守护彼此的誓言。

    而她既无法一心一意,也没有能力守护温凌,戴上戒指等同于讽刺。

    “我可以替你保管。”尹童换了一个更温和的说法。

    温凌看起来都要哭了,他把戒指塞回盒子里,又把自己手上的脱了下来。

    “不要算了。”

    他抱着怀不说话,沉默着消化了一会儿,发现消化不下去。

    “你就是不喜欢我!”温凌气得跺脚,“我都跟别的女孩当众‘求婚’了,你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吗?”

    “那是假的。”尹童很理智,感觉没必要为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吃醋。

    “不,你从来都没吃过我的醋。”温凌越说越委屈,“你就不怕我喜欢上别人吗?”

    尹童没说话,目光瞥向了窗外,显然也不想理温凌了。

    温凌知道这种话是情侣的雷区,可是他就是忍不住犯贱,哪怕尹童骂他揍他都比沉默显得更在乎他。

    过去谈恋爱的时候,他都拥有十足的自信——哪有女孩子会不喜欢他啊。

    可现在就像初尝情事,幼稚又固执,总是想尽办法试探她对自己的心意。

    也不是说感觉不到尹童对他的心意,只是还不够。

    总想要更多,更多,更多……他为什么变得这么贪心。

    温凌懊恼地抱住头,将脸埋进两臂之间,发出自怨自艾的呜呜声。

    尹童无奈看了他一眼,抬手揉了揉他的后首。

    又轻又柔,把温凌的小情绪一点点抚平了。

    他隐约听到尹童说了一句什么,只是高速下的气压让两耳发闷,温凌听得不太真切。

    “什么?”他微微侧头看向尹童。

    却不想她忽然朝他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头。

    紧接着,温凌听到一声巨响,气流与碎玻璃一同扑了过来。

    他猛地撞进了尹童怀里,撞得他一阵晕眩。

    等温凌从晕眩中回神,尹童已经失去了意识。

    Ρǒ①捌ɡω.Vιρ(http://www.wuliaozw.com/)

    --



    pó18ɡω.Vǐρ 放过沈城吧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