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鸣 - 不甘心 校服裙下(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校服裙下(NPH) 作者:卜鸣

    



    不甘心



    谢应知愣了愣,没想到尹童会来这么一出。

    “你干什么?”

    “犯罪留证。”尹童淡定地解释道,“以防我今天出了事,警察却找不出线索。”

    谢应知哑然失笑,也不介意她的“污蔑”,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看台座位没有间隔,就是一张横板,尹童谨慎地往旁边蹭了蹭,与谢应知拉开距离。

    “你没必要防着我。在这里,我可不是你最大的威胁。”

    谢应知发现她的小动作,却没有转头,依旧漫不经心地看着展台。

    “你要防也该防着周珏,毕竟他之前对你做的事可比我过分多了。”

    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女孩,见后者神色有些僵硬,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

    “看来是已经打过照面了。”

    尹童不说话,算是默认。

    “你是不是好奇他有没有认出你?”谢应知把玩着手中的邀请函,“周珏打理周家的产业也快十年了,你和你父亲的事可能也就让他烦恼了一两天吧,比一场感冒还要短暂。如果他能记住让他患病的病菌,那记起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尹童能听得出谢应知是在激她,也清楚他的目的。无非就是像上次一样,达成所谓的“同盟”。

    “其实你自己也明白吧。即便穿着华丽的裙子,坐着特权者的席位,可依旧什么也没有,就连……”

    谢应知斜着身子碰了碰尹童的肩膀,让她看向第一排,那里正坐着周婵与周珏。

    “亲自去质问罪魁祸首的勇气也没有。”

    尹童曾经最欣赏谢应知的“温柔周到”。可温柔的人之所以懂得如何让人舒适,正是因为他明白什么能真正刺痛一个人。

    她的确不敢去面对周珏,只敢伪装在这里,当自己是一个为看秀而来的普通人,即便她对眼前的一切毫无兴趣。

    她不是惧怕报复,而是惧怕自己质问周珏时,却得到一个轻巧的“抱歉”。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势单力薄的自己,还能从对方身上讨要到什么“公正”。

    “可你能给我的不一样也是一个华丽的皮囊?”

    谢应知难得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才说道:“温家周家以及谢家,我们名讳开头的姓氏又何尝不是皮囊?有时候去掉这层皮,我也不知道我还剩什么。”

    尹童还是第一次听谢应知聊起自己。

    交浅言深的不适感让两人都沉默了几秒,复杂的情绪很快被谢应知的笑意盖了下去。

    “所以皮囊又如何?好看又中用足矣。”

    尹童不以为意:“你说中用就中用?”

    “你不满意可以退货啊。”谢应知嘲笑尹童的多疑,“你举起手说‘我是个冒牌货’,有些人自然会为你兜底,保你全身而退。”

    “有些人”自不必说,就是温凌和沉城了。

    谢应知知道,尹童不是一个怕冒险的人。倘若她胆小怕事,当年就不会以一人之力死咬君诚。

    这个女孩担忧的,只是身边这些爱的人罢了。她失去的太多,因此那一点点的温馨,她都舍不得放手

    他从不觉得这是她的缺点,毕竟他也是为了母亲,才不断逼迫自己变得强大。

    “上次你问我为什么是你,如今想来我的答案其实并不准确。我说因为你有温凌和沉城,但那只是你的优势罢了,我选择你的根本原因是……你不甘心。”

    谢应知看向尹童,像是看到了她的过去。

    “你对这个世界的正义有着自己的理解,不甘心坚持的信仰被不公正的权力倾覆。”

    尹童毫不客气地说道:“你说这种话,让我觉得很可笑。”

    身在规则外却对规则内为正义奋斗的人表示欣赏,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让尹童极度不适。

    “你大可以当做一个玩笑,因为我接下来的话你会觉得更可笑。”

    尹童衔着笑意看他,颇有种拭目以待的意思。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自己。”

    果不其然,迎来女孩毫不客气的嘲笑。

    “就是在你瞧不上的屋檐高天井大的地方,我也有我无法妥协的‘不甘心’。”

    谢应知抿起嘴角,其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

    “包括我这次过来,也是因为老头子在给他心爱的小叁买东西,忽然想起来角落里还有一个被他遗忘的糟糠之妻。于是我——他原配的儿子,就被一个电话叫了过来,帮着他挑选几个礼物送给我母亲,以显示他的‘公平’。”

    说罢他对着尹童笑了笑,而后者却笑意全无。

    “不好意思,说了些不该说的。”谢应知温柔地看着她,“不过我的‘卖惨’似乎还算博得了一些你的同情?”

    尹童垂下眼没有回答,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我考虑一下。”

    尴尬同席

    与其说尹童是在考虑谢应知的邀请,不如说她在思考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就像谢应知说的,她的确“不甘心”。

    可就算要到了周家人的道歉,其中又能有多少诚意?失去的已不可挽回,金钱弥补也显得无济于事。

    她需要一个更实际的目标,这样参与这场豪赌才不至于单纯被谢应知利用。

    “你可以慢慢考虑。”谢应知看了看腕表,“不过我还是想友情提醒你一下——”

    尹童抬眼,不懂他又打什么注意。

    “我父亲和沉黎应该快到了。”谢应知拍了拍他身边两个空位,“坐这里。”

    “……”

    “你现在逃跑还来得及。”

    尹童纠结了五秒,最终还是决定原地不动。

    “我为什么要跑?尴尬的又不是我。”

    谢应知微愣片刻,蓦地笑出了声,由衷赞美道,“我喜欢你这种让人下不来台的性格。”

    “那我以后改改。”

    听尹童这么说,谢应知笑得更开怀了。

    谢应知确实没有骗她,临开场十分钟,沉黎挽着谢景仁的手臂走了过来。

    谢景仁只与尹童有过一面之交,所以并没有认出她。而沉黎显然对她印象深刻,看到她的瞬间愣了几秒,目光在她和谢应知之间逡巡。

    不过沉黎分得清场合轻重,并没有跟尹童说什么,只当是陌生人一般坐到了谢景仁另一边,与谢应知隔开。

    谢应知也再没有与尹童搭话,只与谢景仁低声交代了几句,但与她无关,应该是应酬方面的事。

    于是尹童就如此诡异地与谢家叁口坐在一张椅子上看起了秀。

    模特从舞台尽头走出,提着鞋子踏水而行,以天桥为路线绕场一周后回到原点。

    尹童看了一会儿,才发现这是女装发布,一个男模也没有,那温凌来干什么的?

    连着放过叁四首曲子,到达这场秀的尾声时,尹童才看到了温凌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休闲装,牵着一名女模特走了出来。两个人像是来度假的男女朋友,并排走在一起不时相视一笑。

    走到转弯的位置时,温凌单膝跪地,向女模特举起一枚戒指。

    这一刻全场沸腾,有的人还以为是真的现场求婚,但很快就被后面身着婚纱礼服的男女吸引。

    女方是温凌的妈妈金雯,男方竟然是中国的当红演员,后者在国际上也有一定知名度。一瞬间闪光灯四起,观众席上许多人也都举起了手机。

    注意力被成功转移后,另一边的温凌已经与女模特手牵手向下半场走去。

    镜头无处不在,路过尹童的位置时,温凌也不敢有太大动作,只能冲着她嘚瑟地挑了挑眉。尹童忍俊不禁,对着温凌拍了一张照片。

    一旁的谢应知见尹童对着照片发笑,小声调侃了一句:“不知道沉城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

    “你没必要挑拨离间。”尹童漫不经心地说道,“他们两个现在都是我的,彼此心里也都清楚。”

    她知道谢应知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对外乱说,毕竟沉城的面子也关系到谢家的名声。

    谢应知见尹童不像开玩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如果他没理解错,就是说温凌和沉城默认同时跟她在一起?

    疯了吗,这两个人?

    直到一旁的谢景仁碰了碰他,谢应知才回过神来。

    “你带人去把我们之前买的东西送回酒店。”谢景仁交代道,“我和你妈去跟周珏和温祁打个招呼。”

    谢应知抿了抿嘴角,并没有反驳“你妈”这个称谓。

    尹童偷偷看了他一眼,后者无奈笑了一下,不言而喻。

    谢应知冲尹童点了一下头,算是告别,就随散场的人群离开了看台。

    温凌发信息说会来找她,尹童就坐在原位没动。

    谢景仁去了后台,沉黎却晚了一步没有跟上。

    “看来是另觅高枝了?”

    她回头看向尹童,毫不掩饰语气中的不满。

    “沉城禁足在家,你却来这儿逍遥快活,我那个傻儿子真是瞎了眼。”

    ρò1㈧E.νìρ(http://www.wuliaozw.com/)

    --



    不甘心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