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鸣 - ρо18E.Vīρ 玩伴(9200珠) 校服裙下(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校服裙下(NPH) 作者:卜鸣

    



    ρо18E.Vīρ 玩伴(9200珠)



    巴黎的天气就像女孩善变的情绪,上午还艳阳高照,吃过饭后就开始下雨。

    尹童跟着周婵搭乘品牌方派来的车前往大皇宫。

    一下雨温度就降了下来,舞台上闪耀新款春装,这时忽然变得格格不入。

    尹童抱怀缩在车后座一角,目不斜视沉默异常。

    周婵意外有些不知所措。

    这种感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更毋庸说对他造成困扰。

    无论是在人群中说了不合时宜的话,遭来异样的眼光,还是执迷于让他舒适的游戏,与成人世界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沟壑。

    他从来都能够从容应对,以一种冷漠又平静的方式。也因这种气质,他受到了许多人的青睐。

    在这个盲目崇拜天才的圈子里,不以与众不同为耻,亦不以特立独行为荣,是一种强大又低调的人格魅力。

    因此他任性而独断,却并没有变成孤家寡人,因为总有人前赴后继地围着他转。痴迷他,赞美他,迎合他,恨不得跪在他脚下。

    最初身边的这个女孩也是,看他的眼神无不写着钦慕。他见多了这种人,装作配合他的游戏,其实更沉迷睡觉这件事。而她放荡的私生活,也足以证明他的判断没有错误。

    他曾经以为,他容忍她只是因为她给他带来了灵感。但当他一个人回到房间,面对空白的屏幕却又什么也画不出来的时候,又觉得他的忍耐得不偿失。

    于是此时此刻她不说话,不看他,周婵愈发为自己不值。

    为什么自从上次她拒绝睡他后,就总是一副不待见他的样子?

    他明明已经做出了妥协,而她却并不稀罕。

    容忍她,她不屑;对她好,她拒绝。那她到底想要什么?

    周婵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玩伴忽然不理他了,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种无措感让他焦躁,因此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话,极尽所能地展现自己的优势。

    从街边路过的建筑到一闪而过的丽人,从法国历史到最前沿的时尚概念,甚至聊起了尹童身上这身衣服的设计师。

    可他口中又长又绕的名字,尹童完全没听过,也听不懂他强调的“独特”。

    她只觉得身上的衣服很重,脚下的鞋子也变得脆弱,仿佛她稍稍用力就会破坏他口中的美感。

    “听起来是我不配穿呢。”尹童自嘲地开了个玩笑。

    周婵愣了愣,总觉得这对话似曾相识。两人第一次发生争执,也是因为他指责她“不配”。

    可是不一样,那时他只是将她当做模特,愤怒她的不专业。

    而现在他说这些,是因为他当她是……

    周婵的思绪在车子停下时被打断了,他哥周珏带了伞来门口接他。

    周珏并不知道周婵还带了人,只撑了手上一把伞,看到尹童时明显愣了一下。

    “这是?”

    周婵回头看了尹童一眼,断下的思绪又开始续传。

    他当她是什么呢?

    “你们走吧,我没关系。”

    尹童刚说完就脚下一拐,直接扑到了周婵身上。

    束缚世界妇女行动力的万恶高跟鞋啊!

    她拽着周婵狼狈地站直,抬头就看到周婵在笑,很明显的嘲笑。

    尹童瞬间没了刚刚的底气,但还是固执地说道:“我自己慢慢走过去。”

    可周婵却握着她的手肘没放,然后从周珏手中把伞拿了过来,撑在他和尹童之间。

    “尹童。”周婵向周珏介绍道,“我朋友。”

    现在,他当她是朋友。

    朋友还是女朋友

    周珏被雨淋得有些恍惚,许久才反应过来。

    “啊,‘尹’这个姓氏还挺少见的。”

    主厅跟大门其实还有一段距离,周珏没有伞也就没有多聊,先跑进去避雨了,只有周婵陪着尹童慢慢走。

    人走了,周婵才想起来他还没有介绍:“那是我哥周珏。”

    尹童并不算意外。昨天她就听温凌说过,这次周家的合作主要是他哥在谈。

    只是周珏面相看着很年轻,完全不像四十多岁的人,尹童一开始并没有把他和那位君诚的管理者联系在一起。

    如今回想起来,这还真是戏剧性的一个照面。

    当初沉城帮她时,周珏或多或少一定听过她或者她父亲的名字,她也在无数法律文书上看到过他的签名。而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竟然是在异国的展览上。她站在他弟弟身边,而他弟弟介绍她是——

    “朋友?”

    尹童哑然失笑,看向周婵。

    “我们是朋友?”

    周婵不知道“朋友”这个身份有什么好笑的。

    她不是他的模特,也不跟他睡觉,那就跟温凌没什么区别。

    “嗯,温凌也是我朋友。”

    尹童觉得非常荒诞——

    你哥间接害死我父亲,还找人威胁我,而我们却是朋友?

    她忽然有一个更荒谬的想法——

    如果周珏想起了我是谁,那时我却成了他弟弟的女朋友呢?

    “你能接受女人吗?”尹童忽然问道。

    周婵跟不上她的思维,还在上一个问题。

    “朋友无所谓性别。”

    “谈恋爱的那种呢?”

    周婵没说话,拧眉看着尹童,像是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雨还在下,女孩却像是放了晴,脸上都是笑意,可笑不进眼底。

    他不善唇枪舌战,但听得懂上下文——

    你能接受和女人谈恋爱吗?

    女人除了她还能是谁?

    周婵不是没被爱慕者告白过,可他在她眼里根本看不到喜欢。

    “不能。”

    尹童耸了耸肩,无所谓,本来她也只是一时兴起。

    可是这一个水漂,却持续地在周婵心里激起涟漪,他忽然产生了很多疑问。

    “你对温凌也是这样的吗?”

    “嗯?”

    “跟他在一起,还不断去勾搭别的男人。”

    尹童瞥了周婵一眼,神色有些凌厉。

    “你别乱说。”

    她不想让任何人因为她诟病温凌。

    “可你明明就是。”

    “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那温泉里的另一个男人呢?”

    周婵以为他是在为温凌抱不平,可话说出口之后又觉得跟温凌没什么关系。

    他气愤的是,他在认真想,而她却在开玩笑。

    他的纠结一瞬间变得微不足道,他慎重颁给她的“朋友”也变得可笑。

    面对周婵的逼问,尹童也有些恼了。

    “你管得着吗?”

    的确,他不该管,从头到尾都不该管她!

    周婵收起伞,与尹童拉开距离。

    “那你自便吧。”

    尹童觉得她和周婵真的是八字不合,说不了几句就能吵架。

    她也拉不下脸再去找周婵领路,只能像无头苍蝇一般乱逛。好在这个时间都是看秀的人,只要跟着人群走总不会错。

    尹童穿过几扇门之后,看到品牌方的lED屏时才确定自己到达了内场。

    绿色的钢铁支架,玻璃穹顶,广场一般的大皇宫被黑色围板分出了两条过道,引导人群向主观众席走。

    只是进来的人也似乎不急着入座,而是站在空地上与人攀谈拍照。尹童谁也不认识,只能埋头挤过人群直奔主场天桥。

    似乎是为了体现春夏新品的风格气质,品牌方将天桥布置成了野外溪流的场景。天桥蜿蜒绕成一个环状,鹅卵石铺满两侧,中央是细沙流水。观众席如山峦一般层层高迭,分布在溪流弯折的位置。

    尹童根据邀请函上的号码寻找自己的座位——在第五排,要爬几层阶梯。虽然比不上周婵的头排,但也算是视野比较好的位置了。

    落座后距离开场还有叁十分钟,尹童百无聊赖玩起了手机,这才想起把许宣哲的好友加了回来。

    小许的请求

    许宣哲这边是晚上九点,刚刚洗完澡就看到了好友通过信息。

    他激动地捧着手机,在对话框里输入了半天,却半天没能发出一条信息。

    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

    太好了,你终于把我加回来了。

    ——好蠢,即便他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

    你怎么才想起来把我加回来。

    ——好像怨妇,即便他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

    于是他斟酌再叁,发了一句:“有事?”

    但很快就后悔撤回了,尹童那边什么也没看到,只有一条撤回消息的通知。

    于是她发了个问号。

    许宣哲没想到歪打正着,反而先让对方开了头。

    他喜出望外,心脏快要蹦出胸口。

    但又很快说服自己冷静,尹童此刻可是在跟别的男人玩乐,百忙之中才加了他的好友。

    越是冷静,越是恼火,直接回了一句:“发错了。”

    尹童也懒得深究,就当做真是他无心之失,没有再回复了。

    许宣哲那边却傻了眼,信息过了时间也没办法撤回。

    他懊恼地抓着头发,哀嚎出声,他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瞎要面子?

    痛定思痛,许宣哲决定不再傲娇了,认命地追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

    尹童等开场本就无聊,许宣哲问,她也没刻意避嫌,就如实答了:“可能还要玩几天。”

    “打算去哪儿玩?”

    尹童也不知道温凌什么计划就没有回答。她觉得总在许宣哲面前提起温凌,会让他陷入误区,误以为自己不是铁了心与他分开,只是在拿他和温凌作比较。

    可许宣哲却不甘沉默,没一会儿发来几张照片,竟然是手写的巴黎旅游攻略。

    “我也没去过,看了几个经验分享,这些地方好像还不错。”

    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临时查的,随手总结在笔记本背面。许宣哲记笔记很快,但仍然能够保持字迹整洁隽秀。

    尹童以前很喜欢看他的笔记,这次却连图片都没点开,只简单回了一句:“谢谢。”

    许宣哲不傻,知道这就是对话的终结了。

    可是不甘心,原本他们不是这样的。

    她会问他的近况,发可爱的表情,还会在视频里跟他……

    “你能拍张照片给我看看吗?”他忍不住说道。

    尹童见周围的人都在拿着手机拍秀场,也公事公办地给许宣哲拍了一张。

    许宣哲看着黑压压的人头,却没有一个是尹童后,知道她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他想要的是,她拍一张自己给他看。

    可是又怕说的太明显,再把那句“我们已经分手了”逼出来。

    这个事实他一直清楚,也是他提出的“放弃尹童”。可是理智上明确了,情感上却不受控制。

    他总会下意识屏蔽“分手”这个词,恍恍惚惚地总觉得这么过一日算一日就好。

    只要跟她说说话,就能给他巨大的慰藉。

    异国的距离给了他盲目的勇气,遥远的思念可以让他忽略很多现实的问题。她要的被爱,他要的唯一,如果日日相见,恐怕反而会让他眼里只有愤怒。

    可他也知道,这样远远不能满足。

    初尝情欲的身体像是着了魔,会反复梦见她的胴体。有朝一日相见,他一定会被折磨得更加难堪。

    许宣哲期待又惧怕与她见面。可怕的不是尹童,而是一把名为妥协的刀在他心口试探。

    尹童靠近,它也靠近,尹童走远,它也走远,最后问他哪个更疼。

    许宣哲颓丧地握着手机找不到答案,而另一边的尹童还在寻找着合适的角度,给他送去现场的照片。

    然而镜头移动,从天桥划到看台,不速之客闯入了取景框。

    “我们还真是有缘。”

    谢应知站在尹童旁边,两指夹着邀请函,上面的号码刚好是尹童旁边的位置。

    他笑盈盈的看着她,似乎也有些意外这次的不期而遇。

    尹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举起手机“咔嚓”拍了一张照片。

    ρò1㈧E.νìρ(http://www.wuliaozw.com/)

    --



    ρо18E.Vīρ 玩伴(9200珠)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