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鸣 - 你不喜欢就不是礼物 校服裙下(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校服裙下(NPH) 作者:卜鸣

    



    你不喜欢就不是礼物



    等怀里的女孩从痉挛中缓过神,温凌才起身打算抽出自己。

    “别……”尹童忙夹住他。

    温凌还以为她没够,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脸。

    “还没结束,我戴个套子再继续。”

    尹童摇了摇头,难为情地解释道:“你出去会流出来……”

    她知道沙发不太好清洗,所以一直在克制。

    “小骚猫把我当成塞子了?”

    温凌强忍着笑意,善解人意地抱她撤离了沙发。

    “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嗯。”

    温凌将自己抽出,就看到一股清液泄了出来,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

    “小猫咪原来是冰做的,一操就化了。”

    尹童羞耻得抬不起脸,只能咬着嘴唇靠在温凌身上。

    温凌笑着揉了揉穴口,小心地将手指插进去搅动,没几下就又泄出一股。

    见尹童抖着腿站不稳,温凌才将人放倒在沙发上,解开她手上的衬衫。

    一开始就没绑多紧,尹童很快就缓了过来,伸手勾住温凌的脖子。

    “继续吧,不戴套子也可以,反正要吃药。”

    温凌握住她的手腕,有些不高兴。

    “不行。”

    尹童不明所以,诧异地看着他:“你不想射进来吗?”

    他当然想,但——

    “以后不许对男人说这种话。”温凌异常严肃地说道,“无论是谁,我或者……”

    他说不下去了,他一点儿也不想要“或者”。

    “我可能打架没沉城厉害,学习没许宣哲好,很多时候保护不了你……”

    “嗯。”尹童笑了笑,“你是有点差劲儿。”

    “这个不是重点好不好!”温凌撑在尹童上方,认真地看着她,“重点是这件事我能做到,我就一定不让你承担一点儿风险。”

    他希望为她带去欢愉,不让她感到一点点痛苦,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如果……”

    他们有一天会分开,尹童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这种假设温凌说不出口,只能囫囵总结道:“反正别对男人要求那么低,你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尹童抬手捧住温凌的脸,沉默着看了许久,蓦地笑了。

    “可爱。”

    “别笑!”温凌恼羞,“我认真的。”

    虽然他有时候在尹童面前是表现的比较幼稚,但大道理大原则他还是懂的。

    喜欢一个人就不该让她吃一点苦,受一点痛。

    特别是别让她在爱的人这里受欺负,否则她会把这种痛苦当做被爱的代价。

    “知道了。”尹童在温凌嘴角亲了亲,“小猫会听主人的话的。”

    温凌史无前例地红了脸,看着尹童半晌说不出话来。

    啊啊啊,太可爱了,这是什么天使小猫咪!

    他猴急地去卧室拿了套子过来,回来就见到尹童正在研究胸口的小铃铛。

    温凌以为她不舒服,就帮她取了下来。

    要拿去放起来的时候,尹童食髓知味地看了一眼,被温凌发现了。

    “喜欢?”

    “不是礼物吗?”

    温凌喜笑颜开,献宝一般地将铃铛放回盒子里,将整个盒子一起交给尹童。

    尹童拿过来才发现这是一组叁套,除了猫耳发卡、铃铛,还有一个猫尾。

    “这个怎么没拿出来?”

    尹童出取猫尾,才发现不是单纯的装饰品,一端还镶嵌着一个金属球。

    温凌见她好奇,解释道:“那是肛塞。”

    他记得尹童排斥假阳具,感觉肛塞是同一类,所以就没有拿出来碰她忌讳。

    尹童知道用途之后,果然把猫尾又放了回去,连同盒子一起推到了一边,像是不想再碰一下。

    温凌见尹童不开心,忙上前抱住她安慰道:“你不喜欢就不是礼物,别当真,我送你别的。”

    其实他发觉尹童并不是排斥所有玩具,只是不喜欢会塞进身体里的东西,诸如乳环一类的接受度还算高。

    “为什么这么讨厌玩具啊?”温凌试探着问道。

    尹童冷下脸说道:“沉城没跟你说吗?”

    “他只跟我说过你的一些喜好,从没讲过你们的事。”温凌见尹童脸色不好,忙说道,“你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不是一定要知道。”

    “没什么,告诉你也没关系。”尹童的声线毫无情绪,仿佛事不关己,“我被人用假阳具猥亵过,受了很严重的伤,养了很久才养好。”

    限时潮吹温凌h剧情肉

    温凌沉默着消化了很久,甚至已经自顾自把犯沉城、程薇露等嫌疑犯判了死刑。

    直到重新冷静下来才开口确认:“那个人我认识吗?”

    “一群流氓罢了,已经被送进监狱了。”尹童轻描淡写地说道。

    “哪个监狱?”温凌咬着牙穷追不舍,“名字告诉我。”

    尹童这才听出温凌声音有些冷,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干嘛呀,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她笑着揉了揉温凌的脸,后者被她揉红了眼。

    “就是要让他们死。”

    尹童知道温凌在为她抱不平,但是没必要。

    “就算不是他们,也会有别人。”

    温凌想了想,一下子就懂了她的意思。

    “所以是谁指使的?”

    尹童有些犹豫。如果告诉温凌,那群流氓跟周婵家有关,他会为了她跟周婵反目吗?

    但她仔细一想,又悲哀的发现,其实会不会都没有差别。

    毕竟周婵家不像监狱里的那群流氓,温凌恐怕连一句话“让他们死”都不能轻易说出口。

    她不想看到温凌为此纠结为难,或者说她害怕试验温凌对自己的爱。

    所以缄默,唯有缄默。

    “没有谁,逗你罢了。”

    温凌能感觉到尹童是在有意瞒着他,越是这样他越是难受。

    他很担心,是不是与他有关的人伤害了她,而她怕自己伤心就一个人担着。

    “你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可尹童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甚至主动亲了亲温凌。

    这个女孩真的掐准了他的软肋,温凌一被亲就没辙了。

    算了,尹童不想说就不逼她了,他总有办法查出来的。

    “小骚猫下面痒死了,”尹童笑着撩逗他,“你不是要帮人家吗?”

    温凌郁结,他都气软了,还怎么帮她解痒?

    “给你舔舔好不好?”

    温凌口技一流,尹童眼睛瞬间亮了。

    “去你房间。”

    “进房间听不见送货员敲门。”

    “神经,你怎么不去玄关等呢!”

    “行啊,那就去玄关给你舔。”

    温凌说着就抱起尹童,推着她往玄关走。

    “你有病呀!”

    “我遇到你就犯病。”

    然而两人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门口有动静,尹童吓得往房间跑,却被温凌一把捞住。

    “跑什么?”温凌笑她,“我不开门,他又进不来。”

    尹童压低声音说道:“可我没穿衣服!”

    “我也没穿啊。”

    温凌上身穿着居家服,但裤子刚才做的时候脱掉了。

    “暴露狂啊你!”

    “你管他啊,等他敲门。”

    温凌说着就把尹童按在沙发上,拉开她的双腿。

    “你什么时候喷了我就给他开门。”

    “你别开玩笑了!”

    “不想让人家等,你就争气点。”

    “什么啊你……啊!”

    温凌覆上嫩穴,堵截了一切抗议。

    不一会儿,尹童就听到了门铃声,温凌却埋在她腿间不放。

    “你先去开门……”

    似乎是不满意她还有心思讲话,温凌将花核抵在齿间,惩罚似的按压摩擦。

    尹童一下子就受不住了,忙捂住了嘴压下呻吟声。

    明明人在门外,尹童却觉得自己在被围观,哪怕一声“有人吗”,也是羞耻的催促。

    她几乎无法思考,总是莫名地觉得那人会冲进来。

    进来看到她一丝不挂地躺在沙发上,淫荡地张开双腿,感受男人唇舌的入侵。

    明明可以反抗,却沉溺在快感中不可自拔。

    羞耻也变了味,成为一种让她亢奋的刺激。

    舌头与唇瓣纠缠,水声啪嗒啪嗒滴在尹童空白的大脑里,酥麻的快感在紧张与亢奋中一阵阵攀升。

    “小骚猫爽得腰都拱起来了。”

    温凌说话时也不忘用手持续刺激着穴内的敏感点。

    看着水灵灵的小穴,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淫液。

    温凌很喜欢给尹童舔穴,看着她红着脸难耐的低吟,乳头亢奋的挺立,哪怕没有刺激性器,只要闻着她的味道就会感到异常兴奋。

    比单纯的做爱更让他痴迷,甚至超过了他可理解的范畴。

    可能他真的是变态吧,温凌哑然失笑。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回头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电话,应该是送货员的。

    “你再不快点,人家就要走了哦。”

    温凌故意将手机放在尹童的小腹上,本就酸胀的小腹在手机的震动下愈发麻痒。

    “小骚猫加油哦!”

    在温凌的催促下,尹童的呜咽从指缝间渗了出来,两腿失控地颤抖着,终于在电话挂断的瞬间猛地挺身泄了出来。

    这一次高潮来的又急又猛,她甚至连声音都控制不住,直接叫了出来。

    尹童惊恐地睁开眼,就看到下身的水柱喷了很远,地板上湿了一片。

    又爽又丢人,她软下身子,羞耻地捂住脸呜咽起来。

    温凌忙起身抱住她,半是夸奖半是调笑:“小猫很棒,不到叁分钟就喷了。”

    “你闭嘴!”尹童推着他,“快去开门。”

    温凌笑了笑,没再逗她,只在她面颊上亲了亲。

    他拿浴巾将尹童严严实实盖住,才套上裤子去开门。然而刚走到玄关,门就“咔哒”一声自己开了。

    见家长

    玄关和客厅隔着半面墙,门外的人看不到沙发的位置。

    即便如此,尹童还是自欺欺人地盖住脸,好像藏在浴巾下就能否认那一地狼藉。

    本以为温凌拿了药就会回来,却一直没等到关门声,隐隐约约能听到他在和谁说话。

    是个女声,无法辨认内容。

    尹童一开始以为对方说方言,所以听不太明白,后来才猛然意识到是外语。

    但显然不是英文,她一个词都没听懂。

    紧接着,就听女声对谁用英文说了一句:“你先去楼上等我。”

    行李箱滚轮的声音由远及近,有脚步声比它快了一步到了尹童身旁。

    她撩开浴巾一角,看到温凌的背影,似乎是为了挡住她才慌忙跑过来的。

    越过温凌,尹童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沙发位置太低,看不到脸,只看得到两条大长腿,和一个和腿差不多高的红色行李箱。

    男人没过多停留,就穿过客厅上了楼梯。然后,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了过来,又跟温凌说了一句什么。

    这一次尹童听清了,是法语!

    也很快意识到了她的身份——这个女人除了是温凌他妈金雯,还能是谁!

    尹童忙攥住了浴巾的缝隙,开始装死人。

    不然怎么办?难道说“阿姨好”吗?

    她没穿衣服,刚刚还……太尴尬了啊!

    不过金雯显然对自己的儿子非常了解,对这样的场面似乎也司空见惯。

    不仅没有一点尴尬,还大大方方的问了尹童的名字。

    “尹童?”金雯用中文重复道。

    尹童不敢吭气,还是温凌替她回了一句。

    “别逗她了,她不好意思。”

    金雯笑了笑,又用法语跟温凌说了几句。

    虽然她不反对温凌带女朋友回家,但让女孩用避孕药这件事“非常不绅士”。

    可毕竟要给儿子留面子,见温凌低头认错也就没再多说。

    临上楼前,金雯还不忘用中文嘱咐一句:“童童,如果温凌欺负你,你就跟阿姨说,阿姨帮你教训他。”

    不回答也不礼貌,尹童只能在浴巾下点了点头,像个被迫蠕动的蚕茧。

    “没事了,他们回房间了。”

    温凌去拉浴巾,却被尹童死死拽住。

    “你干嘛跟你妈说我的名字,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阿姨啊。”

    温凌被她的哭腔逗笑了,隔着浴巾揉了揉尹童的头。

    “你下次穿着衣服见她不就好了?”

    尹童掀开浴巾,哭丧着脸在温凌肩上锤了一下。

    温凌吃痛但不生气,上前抱住了尹童,像哄小孩那样亲着她的额头。

    “没事的没事的,不丢人。”

    其实温凌刚刚也吓了一跳,不知道他妈怎么忽然回来了,还刚好跟门口的送货员撞上。

    “我被我妈训了一顿。”

    尹童一点儿也不意外:“谁让你要在客厅……”

    “不是因为这个啦,是因为我让你吃避孕药。”

    温凌从口袋里拿出药,尹童接过去看了看,发现竟然是日本进口的。

    她一边根据上面的汉字推测用法,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你跟她解释说不是你不就好了?”

    “你是我女朋友,我怎么解释?”温凌恼羞成怒,“童童大笨蛋!”

    尹童这才后知后觉,跟亲妈说自己在给别的男人“收拾烂摊子”,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那就不该跟你妈说我是女朋友,不然以后怎么办?”

    “什么以后?”

    “就我可能不止跟你……”

    尹童还没说完,温凌就用浴巾盖住了她,将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她知道自己自私的决定让温凌很难做,只要她跟沉城保持关系,温凌就没办法对外称她是女朋友,否则一旦被人发现,他难免会被说戴绿帽子。

    “对不起。”

    她好像今天一直在说这句话,无论对温凌还是许宣哲。

    “你别跟我道歉。”温凌听着难受,“都说了这种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尹童伸手搂住温凌:“那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喜欢这样的我。

    温凌回抱住她:“傻童童。”

    温凌的房间

    温凌带尹童出去吃了饭,一回来就被金雯叫了过去。

    金雯正在餐厅吃晚餐,今天帮她拿箱子的男人也在。

    尹童这才发现这个男人竟然是个外国人,长相英俊,长手长脚,看年纪应该不过二十出头。

    年龄国籍都对不上,这人肯定不是温凌的父亲。

    可是他熟练地为金雯喂虾,举止暧昧,又似乎远超过同事或助理一类的身份。

    难道是金雯的……弟弟?

    正当尹童疑惑的时候,温凌那边已经聊完了。

    又是一句也没听懂,两个人一直在说法语。

    温凌全程没跟那个男人说一句话,也似乎并不想在这里多待。

    “去我房间?”

    “嗯。”

    温凌的房间在二楼最里面,竟然还有密码锁。

    指纹识别,滴的一声开了锁,温凌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头看了尹童一眼,提前预警。

    “可能有点乱。”

    尹童不算太意外,毕竟“经常打扫”的客厅都是那副模样,她也没对温凌的家务能力抱什么期待。

    “没关系。”

    温凌先冲了进去,将床上的衣服拿开,给尹童腾出一块可以坐的地方。

    其实也还好,只是东西有些多,但屋子里没有异味,也没有堆放垃圾,看得出来会经常打扫。

    整体风格跟温凌本人很接近,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有,花花绿绿各种色彩相撞,难免有些眼花缭乱。

    乐高占了一整片地板,旁边还放着一排哑铃,哑铃上竟然摆着多肉植物?

    对面一整面墙的柜子,收藏着各种动漫游戏角色手办,大胸美少女居多。

    其中一个猫耳娘还被做成了等身抱枕,衣衫半解地躺在温凌床上。

    尹童毫不意外,但还是不禁冷笑了一声。

    温凌有种捉奸在床的心虚感,忙上前给猫耳娘盖上了被子。

    尹童像是没看到一般,就这么坐在了床上。

    “给我药吧。”

    一句话打得温凌七零八落,他在意的尹童根本没放在心上。

    温凌认命地递上药和水,不甘心地说了一句:“你是第一个进我房间的女生。”

    “嗯?”

    尹童咽下药片,瞥了他一眼,温凌就自动解释道:“那些手办好多都是限量版。”

    不仅前女友没进来过,他那些狐朋狗友也只许在一楼活动,只为了保护宝贝“老婆们”万无一失。

    尹童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女朋友是冰激凌,肯定比不上限量手办。

    “我不会碰的,你放心。”

    温凌郁结,他不是这个意思好吗?

    可尹童难道真听不出来吗?

    她那么聪明,明明知道他在说她与众不同,才愿意把他的宝贝分享给她。

    所以不是听不懂,只是不稀罕罢了。

    温凌忽然有些难受,赌气扑倒在床上,别过头不再理尹童了。

    两人难得安静,走廊传来的声音也因此清晰起来,应该是金雯和那个男人上楼了。

    男女的调笑声中隐隐约约有一些暧昧的英文词汇,温凌装作没听见,她也只能装作没听懂。

    于是沉默又莫名延长了一些,直到隔壁传来关门的声音,尹童才开口。

    “那我回宿舍了。”

    她还没起身,温凌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没说话,就小狗一般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被看了一阵,尹童妥协了:“你给我找件睡衣?你的t恤也可以。”

    温凌攀着尹童的胳膊爬起来,跪在床上搂住她,还是不说话。

    像个小孩子一样,尹童无奈,这才侧过头在温凌脸颊上亲了亲。

    温凌好一点了,却还是抱着她不放。

    “我明天有个工作要出国,你跟我一起去吧。”

    ρō1㈧ù.cōм

    --



    你不喜欢就不是礼物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