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桑浅夏 - 分卷阅读160 攻成,名就[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攻成,名就[穿越] 作者:罗桑浅夏

    分卷阅读160

    荡一白天,居然后天还能晃荡一白天,张胖子断定他家老娘一定就是诗文里那种温柔贤淑的大小姐,奉行动口不动手的女君子,这才让这皮狗蛋有恃无恐。他昨天才挨了自己母上大人的胖揍,所以看见这个一天到晚闲逛的小伙伴分外不舒坦。

    狗蛋皱了皱细长的眉毛,迟钝的点点头。

    张小胖大惊失色,仙女也会打人?

    “胡说,她打你哪了?”

    狗蛋搔了搔后脑,咬着下唇结结巴巴道:

    “耳..耳朵..拧...”

    张小胖霸气的一抡手臂揽住小狗蛋的肩膀,颇有些同病相怜的哀叹道:

    “她也拧你耳朵?这天下叫娘的怎么都有这个毛病?我比你惨咧,我家那母老虎不仅拧我耳朵,还要用扫帚打我咧....对了,你被扫帚打过吗?”

    扫帚是那种头上长毛的,小狗蛋挨的都是那种一条光棍的打,那不是扫帚,所以他诚实的摇摇头。

    张小胖顿时嫉妒的看着他,觉得刚刚拉的这个战略盟友联盟关系破裂了一半,架着他肩膀的手臂放下了,哼了一声:

    “没被打过的小屁孩,算我看错你了,你这样的奶娃娃是不能和大孩子一起玩的。”天知道他哪来的逻辑,靠挨没挨打来区分大孩子小孩子。

    可小狗蛋急了,脏兮兮的脸蛋皱成一团,豆大的泪珠子在眼眶里凝聚,他比划着手,断断续续道:

    “我..打过...很疼的...”

    张小胖傲慢的抱着手臂,狐疑的看他,那表情似乎下一瞬间准备去扒他的裤子:

    “真的?哪?”

    疯狗蛋忙不迭撩起长至肩膀的头发,狰狞的血痕青中带紫,明明烙在别人身上,却看一眼让人浑身发麻。

    张小胖瞪圆了眼,伸出手指似乎相碰一碰那一片狰狞的伤痕,指尖还没碰到皮肤就看见黄豆大小的血珠子从皮下钻出,他一瞬间想起自己手指被割伤时的伤口,指尖仿佛也撕心裂肺的疼起来,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边抹鼻涕边往家里跑。

    疯狗蛋傻不拉几的跟着跑,却在张小胖家门口几米外停了下来,看见张小胖一头扑进自家老娘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求:

    “娘!娘诶!你不要打我,不要拧我耳朵!”这中气足的,以后绝对是唱戏的料。

    “你这死孩子,我生的打两下还要你准许?”

    无奈张小胖哭声实在凄厉之极,张老娘不由软了声半蹲下来问道:

    “傻小子,出什么事了?”

    张小胖一抽一噎的说了刚刚的事情,张老娘没好气的拍了下他的背:

    “你居然把你娘和那个疯婆子比?你再哭?再哭我就把你扔到她家给他做儿子,你去给疯狗蛋做哥哥,以后改名叫疯大牛!”

    张小胖当即噤声,惊恐的看着门外,疯狗蛋一脸落寞的看着这里,张小胖眼里满是抗拒:他才不要一个话都说不清楚,耳朵背后还会冒血的弟弟!

    张老娘也看过去,然后无情的把木板门一合,啪的一声,狗蛋缩了缩脖子,不多的社会经历告诉他,这动作是嫌弃的意思。

    这种脏兮兮的小鬼狗都嫌,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狗蛋的日子就在每天被砸石头被编歌骂中过下去,感谢那些朗朗上口的童谣,小狗蛋能学会说话都靠它们。

    在挨饿挨打是家常便饭的日子里,稍有了一些不同就像异军突起一样醒目。这日疯狗蛋的疯老娘突然拿出了藏着的水粉胭脂,对着缺牙似的铜镜仔细打扮起来。

    她本来就生得好,这一打扮更像淋了水的桃花沾了露的牡丹,艳丽不可方物。小狗蛋愣愣的看着她,居然忘记了白天要赶紧出门,省的惹她心烦又要挨揍,却发现他状似吃错药的母亲居然蹲下来和他平视,和颜悦色对他笑,洁白纤长的手指插/进他的发间,狗蛋倏地闭眼,等着头皮撕裂的扯痛——居然没有?

    狗蛋如梦似幻的睁开眼,他娘笑得温柔,一点一点把他乱糟糟脏兮兮呃头发拢顺了,甚至还给他换了身干净的衣裳,闻着那从箱底拽出来顺带着的霉土味,狗蛋又是酸又是苦——他娘这是打算把他卖了。

    他娘才没经历管他心里这些小酸苦,兀自哼着小曲在屋里转悠,换上一袭粉色的长裙,竟真有几分脱俗飘逸,不食烟火的气息。她换完衣服拽过狗蛋,认真叮嘱道:

    “待会来的人,你乖乖叫爹,听到没有!爹开心了,好接咱娘俩回家去,你就可以天天有新衣服天天有好吃的,惹你爹不开心了,娘就扒了你的皮!”她第一次在狗蛋面前自称娘,却恐吓他说要扒了他的皮。

    狗蛋一点不觉得她在危言耸听,在他眼里他娘压根不会这项高级的技能。所以他惶恐的点头,大气都不敢吭一下。

    爹这种生物就是在故事里都没出现过两次,尽管故事是张小胖和王大胖口口相传的,但已经是疯狗蛋能接触到最可信的信息源了。所以对这个似乎很容易就被惹不高兴的“爹”,疯狗蛋表示茫然而惶恐。

    那天整个村子都被惊动了,虽然那个男人不过坐了一辆朴素的马车,带了一个粗使仆役,但周身那贵气就是整个村子乃至整个镇子的人都没见过的。

    他玄色的披风在阳光里似乎折射着乌金,那料子,啧啧,绝对不是一般大户人家用得上的!人们躲得老远对他评头论足,似乎能猜出他衣摆的布料都是件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那家小姐果然来头不小......村民们交头接耳着,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一直把人家称为女疯子这件事。

    小狗蛋做梦都没想到平时打他打的那么凶猛的母亲居然有这样温柔如水的一面,那柔声细语的模样,让小狗蛋浑身都软了还能再起一身鸡皮疙瘩。但他明显还惦记着如果惹这男人不开心了,他娘又会变回原样,生扒了他的皮。胆小的心脏急速跳着鼓充勇气,他在脑子里默默排练了十来遍,终于壮着胆子走上去,憋足了气大声道:

    “爹....”我是狗蛋....最后几个字细若蚊蝇。

    狗蛋没看清男人的脸,只觉得他的眼神很冷很冰,白的像冰玉一样的肤色,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狗蛋恍惚觉得这种表情就叫威严。

    见男人没有反应,他娘尴尬的笑了下,勾着男人的手肘往里面走,修长的腿生生把狗蛋挤到一边,她娇笑着:

    “走了很久了吧,我已经煮好茶,是您最喜欢的雨前龙井。”

    “这地方你还能找到好茶?”男人的声音也冷,连带着的笑意都像讽刺,或者本来就是讽刺。

    狗蛋和仆役呆在门口,狗蛋坐在门槛上抱着腿,仆役就像一尊石像一样站的笔直,他小心地不把视线放在这个一看就凶巴巴的男人身上,靠着门框也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然后他听见里面传

    分卷阅读160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