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桑浅夏 - 分卷阅读159 攻成,名就[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攻成,名就[穿越] 作者:罗桑浅夏

    分卷阅读159

    种天空都和他一同坠落的错觉。

    他冷着脸龇了龇牙,心底大骂一声那神棍不靠谱,然后撑着地面站起来。

    水面不再平静,无风自起的浪拍打着堤岸,水汽漫开,每一缕空气都透着蛊惑人心的安宁。戚言堂冷着眼,最后深吸了一口水面传过来的安宁,艰难的咧咧嘴:

    “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话音落下,整个世界分崩离析,没有源头和尽头的大江轰的蒸发,漫天的雨帘倒挂,窸窸窣窣的细雨婆娑,却默契的绕过他身侧,雨滴和雨滴在空中沾之即溶,他不知道原来雨水相溶也是有声音的。

    那声音轻细温和,循循善诱,所有他梦寐以求的理解和包容都凝聚在每一绺雨丝里,仿佛就像他那早死的母亲黄昏里的柔声细语,他幼时做梦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场景。

    还不是时候........他无声自语着。无数极细又极韧的白丝密密麻麻织成一张网,刚好把戚言堂网进去,也正是这张网隔绝了轮回水的侵袭。

    他往回走的时候最后看了看轮回,感觉面上一片冰凉,抬手一摸,竟已泪如雨下。

    这是他这辈子,第三次流泪。

    他睁开眼的时候不着痕迹摸了摸脸,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没出息的哭出来。这才看向周围,居然没有人?他皱起眉走出帐篷。

    古离阙在他出来的一瞬间拉住他的手,却没有看他,他看着夜幕包裹的天空,眼里满是震撼。

    见过流星雨么,那么流星雨倒着下就是这模样了。无数白芒平地而起,流光溢彩的划过天际然后消失,茫茫的夜色里没有繁星,这一瞬间的浩瀚却灿如九天外的银河。

    戚言堂突然抱紧古离阙,他感受到这人身上隐隐一股力量正拽着他往天上走。古离阙伸手抱住他,偏头咧开一口牙:

    “我和你一起。”走也好,留也好。

    尽管那个声音一直叫着他们回家,可戚言堂没走,哪里能算家?

    那张刚刚包裹住戚言堂的网现在已经散开,千丝万缕一般从他身上伸出,却不断绝。戚言堂一直绷着脸,没告诉身边的人——他觉得好沉.......

    灵魂或许轻若无物,但某些时候却沉重万分,戚言堂倒死霉,或许就碰见这沉重万分的时候。

    地上下的流星雨持续了大半个夜晚,黎明撕裂黑幕的时候,很多人震惊的发现门外徘徊的丧尸一个个全倒在地上,安静的就彷如真的死了一般。

    这一天被载入史册,以新纪元的名义。

    从疫病爆发到末日结束,总共三百二十一天。

    南华人口由十亿锐减为八千万,仍在太阳底下的死者被昭阳公主强行征召管理,八千万活人焚烧死尸,大火烧了整整八个月。

    在火光与天光交纵的那天,南华迎来婴儿第一声啼哭。

    正文完

    ☆、第69章 壳(一)

    所有人都觉得狗蛋不会有出息。

    霞河村有很多狗蛋,李狗蛋,张狗蛋,王狗蛋.....但所有人觉得不会有出息的这个狗蛋没有姓,他是村子里唯一一个疯女人的儿子,所以他叫疯狗蛋。

    疯狗蛋会走路起就在村子里乱晃,那时候他奶水不足整个人瘦瘦小小的,像风一刮就会被刮走,他也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他人小大人看不见他,要是一个不小心,一条小命就呜呼掉了。他人小,求生的劲儿贼大,那上苍赋予每个人的本能没来得及被苦难消磨,反而在稚嫩的心间茁壮成长。

    疯狗蛋矮矮瘦瘦的,长得却很可爱,他娘是个疯子不管饭,所以他打小吃着千家饭穿着百家衣长着。可他不会说话,都能跑能跳了还不会说话,两岁了,正常孩子都能描述一些简单的事情了,可他却还是只能咿咿呀呀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他很失落,原本还有两份闲心逗他的大人都懒了心思,他开始被人欺负,或者说他有意识以来他就一直被人欺负。

    大家觉得疯狗蛋不会有出息,更多是因为这娃好像有点傻,被人打了不会躲不会反击,连哭也不哭一声,只是蹲着抱住头默默忍耐,等欺负他的大孩子打累了,他反而顶着一身的伤痕笑的傻兮兮的。这娃连点脾气也没有,更别说骨气了,将来想必不会有什么大出息,每个人都这么摇头下了结论。

    疯狗蛋可不知道骨气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大人对他的想法是什么,他晚上回家,白天就出来晃荡,他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村头唯一一间客栈,那大人多,大人很少会欺负小孩子,而且如果他饿的慌了,怯怯地朝掌柜的笑一笑,或者碰上一两个好心的客人,他还能吃到东西。

    小小的脑袋里挤满了两件事情:吃的和挨打。

    夜里他滚的像个泥球,浑身还伤痕累累,却还必须像小特务一样蹑手蹑脚推开自家的篱笆,他那神经质的娘坐在窗边,如果看见他了就冷冷的瞥一眼,然后自顾自继续坐着,望着,当然更多的时候这冷冷的一瞥也是没有的,所以尽管这一眼里面没有温情,却仍让小狗蛋受宠若惊。

    他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这种脾性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贱。

    疯狗蛋的娘从来不会叫他,最多他挡道的时候用蒙尘的绣花鞋踹着他的膝盖让他滚一边去,冷冷唤一声“喂”,他那时候以为自己就叫“喂”,直到有天他听到他娘又叫“喂”屁颠屁颠跑过去了,却挨了一顿结实的揍,那时候他总算知道自己不叫“喂”。

    他娘虽然是个疯婆子,却没有人能否认这疯婆子是全村最好看的人。不少人猜测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疯了以后被打发到这来养病的,可家徒四壁的草屋子里别说佣人,连个牲口也没有,于是又有人猜这小姐估计家道中落,被世道逼疯的。

    无论如何,女疯子没有给一个答案,除了整日整日的坐在窗前看着村口,她就像哑了一样,粗布青裙也没办法遮掩她半分风采,人路过狗蛋家总能透过窗户看见她纤细笔挺的侧面,那人就像玉雕的一样。

    她如果一直这么安安静静的营造她的意境,估计也不会被冠上“疯子”的称呼,只是如果有人见过她打狗蛋的那个劲,就一定不会以为她是正常的。

    “喂,狗蛋!”张家的小胖子叫唤着,他半年前才摆脱“狗蛋”这个蠢名字,有了自己的大名,现在叫起别人来总有种奇异的优越感。

    疯狗蛋两岁半才吭吭哧哧能说几个字,一句话吐完要老半天,愿意跟他说话的小伙伴真是少得可怜,如今张胖子居然开口叫他了,他一瞬间惊喜非常,似乎被人叫一声“狗蛋”是莫大的荣耀,心里决定不计较他以前拿石头砸他的事情了。

    “你娘...会打你吗?”张胖子左顾右盼一阵,神秘兮兮的问道。

    这小狗蛋今天晃荡一白天,明天晃

    分卷阅读159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