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桑浅夏 - 分卷阅读158 攻成,名就[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攻成,名就[穿越] 作者:罗桑浅夏

    分卷阅读158

    ,我会对付。”

    “你闭嘴!”戚家两兄妹异口同声喝道。两人脸色难看,很明显都是想到了什么,戚言薇瞪着眼:

    “这里我最厉害,当然是我上!”

    戚言堂恨不得堵了她的嘴,冷笑道:

    “你厉害,厉害在下面还不是对他们退避三舍?”

    戚言薇表情空白了一阵,恼羞成怒道:

    “我那时不和他们计较!现在不一样了。”

    “没什么不一样的!你难道指望着我看你去打前锋去拼命吗?”

    “那有什么,你护了我这么多年就不准我回报一次吗?就准我看你们打打杀杀拼死拼活,就准我干巴巴等着你是死是活的消息,以前我无能为力,现在我有办法了你还这么逼我,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是我妹妹,我理所当然该保护你!”

    “狗屁,你当初就该在我出生的时候掐死我,谁天生下来就该保护谁?全是你这种大男子主义思想作祟下的狗屁!”

    “你是说我不该保护你,不该养大你?”戚言堂咬着牙,目眦欲裂。

    戚言薇红着眼,扬着下巴:

    “能为时尽力而为,不能为时莫要强求莫要强拉。”戚言堂那些年多少次是拿自己的命去补戚言薇的命,或许就是他强求着死拽着,他们两兄妹才活到那么大。可戚言薇看一次,就更恨自己一点。

    戚言堂气得浑身哆嗦,牙关都有些颤抖,他努力不咬破舌尖控制语速:

    “所以,你的意思是根本不想要我这个哥哥?”

    戚言薇的泪水终于掉出来,她也浑身发颤,她找了戚言堂一千多年,他怎么能说她不要他这个哥哥?

    “够了!”古离阙拽开情绪激动的两人,他们彼此这样在乎,何必这样折腾对方,叹了口气,他想起昨晚他说的故事,迷迷糊糊的戚言堂活了十几年,唯一清晰明确的目标就是让戚言薇活下去。

    吃饭睡觉养妹子,戚言堂有时候甚至连吃饭睡觉都不用了....古离阙自嘲的笑笑,拽过两个还在互瞪的人坐到床上。

    他锋利的指甲在掌心画了个血符,然后如法炮制在戚言堂手心也画了一个。血液交融的瞬间,戚言堂感觉比骨子里更深的什么地方被勾住了,他眼神凝重的看着古离阙。

    古离阙嗤笑一声:

    “看什么,你以为我会和薇儿一样和你大吵一架?你这个独断专行的暴君。”

    戚言堂表情一滞,就看见古离阙得意的表情,他扬扬还在流血的手:

    “我找神棍要的,这叫魂牵,你生我生,你死我死,你如果被轮回拖进去了,我和你一起走。”

    戚言堂愣了片刻,然后手掌被戚言薇抢了过去,她眯着眼打量片刻,飞快在自己手心也画了个一样的符,迅速印在戚言堂掌心,才松了口气一般垮下肩。

    “魂牵确实是一个好办法.....”楚拾年抹着鼻子走进帐篷,顶着古离阙和戚言薇快喷火的目光,他大咧咧坐下,也在自己掌心花了血符,慢悠悠印上戚言堂的掌心。

    “这本来是灵魂伴侣投胎前为彼此画下的牵引符,没想到也能这么用。”

    听了这话戚言堂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警惕的瞪着楚拾年,看着还在流血的掌心,心里不知道能不能把刚刚的符搓掉。

    楚拾年干笑着看他:

    “怕什么,没有感情基础魂牵只能维系一时,除非戚帅对我情深意重....”他耸着肩道:

    “否则你就把这当成一个挂钩好了。”

    这“挂钩”的消息已经走漏,胆肥的,关心的都来他手上盖了个戳子。

    初景晔包裹着自己还在流血的手掌,瞄了眼四下少人,凑近了贼笑着问道:

    “听说魂牵是灵魂伸出一缕钩在对方灵魂上,这么多钩子钩在自己身上啥感觉?”

    戚言堂面无表情瞄他一眼,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回答。

    啥感觉......他感觉自己都快成一根挂满了衣服超负荷的晾衣架,那感觉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

    轮回洞开的这一天,除了楚拾年、戚言薇和古离阙,所有人都被清场,远远地只能凭借和戚言堂灵魂间微妙的牵连感受他的安危,心里既是紧张又是忐忑。

    远方的天黑云四合,一缕天光刺破黑暗,罡风咆哮着席卷而来,风止云静不过瞬息刹那,然后一股道不明的凉意从地底蹿出,就算隔了百里人们也能感受到足心发寒,他们咽着口水盯着远处。

    轮回是一扇门,戚言堂沉默的看着面前这条静静流淌的大江,它一出现就把他心头浇了个透心凉。

    江面没有波浪,没有水花,但戚言堂就是知道它是流着的,在它静得恍若圆镜的表面之下,那条江似乎清澈透底,又似乎深邃混浊,水里有什么?戚言堂眼神渐渐迷茫。

    他朝前迈了一步。

    上辈子他出生在一个临河的村子,他还记得那条河叫霞河,和眼前这条长得很像,村子叫霞河村。他窝囊的在谩骂欺凌中长到了三岁,三岁前没有开蒙的时候日里夜里想的都是谁能来保护他。

    他朝前又走了一步。

    他没有父亲,母亲有不如没有,背着个小拖油瓶一头扎进深山老林九死一生。奔波劳碌让他的童年和少年支离破碎,麻木的甚至都体会不到疲惫是什么滋味,他每天闭眼前都想着干脆再也不要睁开眼。

    他缓缓又走了一步。

    熬过饥荒熬过战乱,好不容易过了两年安宁日子,他昏了头参了军入了伍,还强拉了一个替死鬼,背后一个愚昧无能的朝廷,效忠着一个满肚子阴谋诡计大半冲着自己而来的皇帝。打赢了一场不可能赢得战役,输掉了所有不能输掉的东西。

    他已经站到了江边。

    水如明镜,不折日月而熠熠生辉,他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脸,年轻的面庞沧桑的眼睛。

    囫囵做了个梦来到千年以后,闷油瓶一样窝囊平和的前半生,好容易找回了家,家世雄厚,亲人慈善。从弃儿到皇子他走了一步,原以为蓝图里的未来,那些功成名就出人头地的梦想触手可及,轰的一声,他看到了亲人拽下伪笑的面具。

    他一辈子,奔波,躲避,反抗,摸爬打滚爬到世界之巅,身心俱疲俯瞰着大好河山,却仍觉得喘不过气。

    水下面有什么?他缓缓蹲下来,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接近水面。

    水汽又凉又软,重要的是,很安静。他这辈子都没有听过的安静。

    水滴几乎就要在他指尖打转,温柔的包裹住他疲惫的灵魂......灵魂.....戚言堂僵滞的眼球猛地一颤,下一瞬,五脏六腑爆发的剧痛陡然让他神智星移,一股巨力从身后袭来,勾住他的脊柱粗暴的向后拉扯,与水面不过分毫的手指倏地飞离,他重重坠在地上,有

    分卷阅读158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