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桑浅夏 - 分卷阅读9 攻成,名就[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攻成,名就[穿越] 作者:罗桑浅夏

    分卷阅读9

    ....

    他在满场升腾的血腥和扬起的尘灰里坠入黑暗,眼里定格的最后一幕是敌人溃不成军的狼狈模样,繁乱和铮鸣慢慢模糊。黑暗和宁静从来没有如此诱人过..........

    这一仗,他赢了!

    ————————

    “我们一定会赢!”是谁说的?说的真对........不是邪不胜正,是因为你说了,我们会赢,所以我一定不敢输.........

    ————————

    芦苇又细又长,柔软又锋利,湖边粼粼波光,三月的阳光能把人的骨头晒软...........戚言堂认识这个地方。

    湖边并肩坐着两个人,脚边散着好几个酒瓶,有的空了有的还没开封。戚言堂站得不远不近,刚好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

    “你该走了。”左边的男人说,语调带着一丝调笑,三分慵懒七分醇厚。

    戚言堂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心底本能的排斥这句话。

    却听他旁边的男人淡淡应了一声:

    “嗯。”却没有动弹。

    “娘拜托你了。”男人又道,口气黯然了一点,他偏过头看着戚言堂粲然一笑,直把满池耀眼的金阳给比了下去。

    他旁边的人仍旧没有动弹,却毫不犹豫答应道:

    “好。”

    “走吧.......”男人叹道。

    那人突然抓紧他的手,涩声道:

    “大哥!”

    男人默了半晌,噗的一笑:

    “你可知道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是什么?”

    他看着那人,眼神温柔:

    “就是被你叫这声大哥,被你还有薇儿叫一声大哥........”他哽了一阵,又笑:

    “为人兄长自然该为弟妹遮风避雨,只可惜.......今后只怕苦了你一个了,还好薇儿是个懂事的,你也不用太操心。”

    他说着,拉起那人站起来,转过身,拉着他朝戚言堂走来........

    “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不管是哪个你都这样。”他对戚言堂微笑,然后把身后那人轻轻推上来,那是戚迹,面无表情的戚迹。

    戚言堂一时失语,只能怔怔的看着他,然后眼睁睁看着戚迹走向自己,就像滴水入海,在接触的那一瞬间悄然无声的融进自己体内........一瞬间似乎身体的什么东西被补满,随之又有什么东西排山倒海袭来..........

    “走吧。”男人低声催促。

    他不肯动弹,登的泪如雨下.........

    男人无奈一笑,低喝道:

    “看看你旁边。”

    戚言堂一愣,手心忽然多了一只细腻柔软的手,下意识偏头,一张俏胜皎月的脸引入眼帘,圆亮的星眸含着水光,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戚言堂紧了紧手.........他还有妹妹,戚言薇.......

    “娘还有薇儿都在等你,等你凯旋。”男人慢慢后退,身影渐渐透明。

    戚言堂喉头滚动,万千言语全部哽在喉头,男人最后勾起嘴角,一如往常一样露出略带痞气的笑:

    “来世记得请我喝酒,我们还做兄弟!”

    耳畔隆隆的响声顿时消失了,他有多久没有见他露出这样的笑容,自从踏入沙场,自从背井离乡..........

    “一定!一定!”他喃喃着,握紧手里的手慢慢蹲下,最后泣不成声。

    人,总为了失去的痛哭流涕,却终归还要为了拥有的继续前行...........

    ————————

    身体热的像在熔炉里,每个细胞都在融化。他在发烧,这是身体对于疲惫和伤口感染的应激反应,很正常,但如果不醒过来,在医疗条件如此落后的年代他很可能会死,戚言堂心里明白。

    但他答应了会继续走下去就绝没有食言的可能,不管是以前也好曾经也罢,不管哪一个戚言堂说的承诺都没被打破过。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军医掀起帐帘,帐子外面刺眼的白光射进来,他不适的眯了下眼,随即就看见军师憔悴苍老的脸露出狂喜的笑容,连声问道:

    “元帅您可算醒了,哪里不适,叫军医吗?”

    戚言堂眨了眨眼,视线移到一旁的木桌上,军师会意的赶紧倒了水递过来。

    慢慢喝完瓷碗中的水,他的脑子开始转起来,也不知这一倒是倒了多久。

    军医很快被领进帐子,把完脉他面上松口气,喜道:

    “元帅洪福,恭喜元帅转危为安!”说着,他把一并拿来的药碗递上来,恭敬道:

    “接下去只需静养,按时服药换药,不出一个月元帅便能痊愈。”

    戚言堂接过碗,鼻翼微微颤动,他看了看军师,问道:

    “我睡了多久?”

    “快七日了。”军师忧心道:“万幸您内力深厚,否则常人一准挺不过来。”

    戚言堂没有接腔,只是搅了搅汤匙,又问:

    “朝廷拨粮饷了?”

    “........不曾。”军师沉默半晌终于回道。

    “战况上报了?”

    “是。”

    “这次伤亡如何?”

    “斩敌一万,我军兵力亡七千有余,伤七千有余,并上伤患兵力不过万人。”

    戚言堂默了半晌,盯着手里的碗,又问:

    “军中余粮多少?”

    “战事已歇,将士们边操练边捕猎还能挨得住。”军师连声道。

    戚言堂眼神一厉,手里的瓷匙瞬间多了道裂纹,冷声道:

    “所以你要告诉我这碗参汤是将士们到山里挖的吗?”

    军师和军医陡然语塞,面面厮觑半晌,军师叹了口气,从袖袍里拿出一封信,规劝道:

    “是郡主着人暗地里送来的,郡主还让人送来粮草,已经快到了.......郡主一番好意,特地嘱咐晚些告诉您就是不想您多心......”看着戚言堂冷然的脸,军师期期艾艾的说完。

    合上手里的信纸,戚言堂眼前一阵发黑,费了老大功夫才压下胸口翻腾的血气,指节捏得发白,他深吸一口气,一口饮尽碗里的参汤,递给军医挥手让他出去。

    帐子里只剩军师和他两人,军师又拿出一封信,信上的火漆完好,戚言堂接过打开。信是戚言薇写的:

    吾兄如晤,闻兄于燕塞大破敌军,捷报日前抵京,妹虽万里之遥,与有荣焉................

    戚言堂看了一遍又一遍,信不长,但几乎每句话都在传达一个意思:她在皇城过的很好,要他别担心,保重自己,对古安洛的事她希望他能别责怪自己.........

    “她过得好?”戚言堂有些茫然地问军师。

    军师低着头不答话,他知道戚帅其实不是想要

    分卷阅读9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