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桑浅夏 - 分卷阅读8 攻成,名就[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攻成,名就[穿越] 作者:罗桑浅夏

    分卷阅读8

    ..

    他全身每个细胞都颤抖起来,是恐惧,是兴奋,他也梦过兵戈沙场,血管里淌着的血液突突沸腾着,场下一双双注视着他的眼睛,哀切的,憧憬的,仰赖的,信任的........他觉得肩头沉重,眼眶开始发热,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他从喉咙叫出一声嘶吼:

    “必胜!”

    他双目赤红,如染血的残阳。

    ☆、第4章

    战鼓擂响天光,满军铁甲寒霜。

    远远尘烟飞扬,高昂的兽旗在凌风中猎猎作响,东鞑铁蹄已至。

    这曾经只在大屏幕上见过的雄伟激烈如今在眼前生动展现,戚言堂以为自己会发抖,会战栗,但其实真到了这一刻,他心里无悲无喜。

    东鞑人与狼为伍,体型彪壮,此时赤着上身披着铁甲,每一个都像一尊肉山,风沙里临城的军队杀气腾腾。

    “戚迹小儿,赶紧滚下来受死!”这声粗喝夹着雄浑得内劲逼来,场内瞬间真空,催的人胸腹间血气翻涌不止。

    戚言堂面不改色,眯着眼,耳朵咽下一声声沉重的马蹄,就在这一瞬,他右手高扬,挥下!

    破碎的火石在空气中擦出火星,冲着东鞑马队足下飞去。正想大笑南锦人糟糕的准头,却见地上突然窜起高火,一时间马斯人仰混乱不堪..............

    戚言堂深吸一口气,最后看了看高远的蓝天,沉下脸,喝道:

    杀!

    战争是什么?是种迫使敌人服从于我们意志的暴力,是种就算眼前杀伐震天,全身心也只能感受到的空乏寂静,起码他此刻,就是这么觉得的。

    杀戮成为掌控身心的唯一信念,黄沙化成焦土,血浆凝成紫河,风冷的刺骨血液任凭沸腾,他又进入了那种空蒙的状态,灵魂像踩在云端,雾里看花一般看着脚下哀鸿遍野,人仰马翻..........

    东鞑军开始攀登城墙,粗壮的四肢像树猴一样灵巧,他们狰狞的笑脸不断在面前放大,倏地一下把他从云端扯下来,重重踩在地上,失重的眩晕还有鼻腔萦绕的血腥如附骨之蛆,瞳孔猛一下缩起来.........

    他听见自己冷静的声音,再没有更冷静的时候了:

    “倒!”

    直到这一刻他才恍悟,他像是个完美的戏子,比戚言堂更像戚言堂。

    混水的劣油不断浇下,一阵令人牙关酸软的摩擦声响起,铁钩不一定勾得住墙壁,他淡淡的想着原因。滚石砸在肉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他的只言片语瞬间收割无数生命,而他居然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享受这过程了,人是种可怕的生物,二十年来他第一次这样笃信。

    蛮横的骂咧从墙下传来,铺天盖地的简直不堪入耳。戚言堂冷眼看着神情凶戾的几乎想把他拆骨剥皮的东鞑兵,勾了勾嘴角意味不明。那的确是一个狼一样的民族,徒手抓不住绳索攀不住城墙,他们就把绳索勒紧血肉里,一点一点朝上挪着。扪心自问,如果不是敌对的话,戚言堂真心想赞赏他们的血性,还有铁一样的意志,这些南锦人失落许久的东西...........

    他想要一支这样的军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这个想法在脑海里越来越迫切,恍如雪野中破出地壳的曼陀罗,扎着血肉,开出一片猩红妖冶,火烧一般顷刻燎原...........

    见势不对,东鞑军搭箭点火,看见他们的举动戚言堂眼神一沉..........来了!手心沁出冷汗,这是他们最昏的一招,但也算无奈的一招..........

    眼球忽的一颤,他看见百步外军旗下终于露头的东鞑王,他正从随从手里接过一把长弓,弓身较一般弓弩大出一倍,通体漆黑看不出材质是木头还是铁料,他抽了一支长箭,同样粗的骇人,搭箭勾弦,一对眼睛紧盯着城墙上的戚言堂。

    青天白日下戚言堂如坠冰窖,他几乎以为自己看见那双眼睛里迸出的绿油油的凶光。头皮猛地发麻,下意识偏头,眼角扫到高台上一把巨型破城弩,心忽然定了下来。

    那东西不知道多久没有人动过了,甚至也没有人知道它被推出来干嘛,戚言堂也不知道,但是他跑向了它..........

    东鞑王蛮勇无比,曾经轻易拉开了七石的重弓,能取敌人首级两百步开外。他身形轻如飞燕,脑子里机械的滤过关于东鞑王的一切信息,抿着唇,他踩上高台。就在这一刻东鞑王差点大笑出声,戚言堂几乎成了靶子,他把箭头对准他..........

    可世人罕知的是,南锦元帅戚迹也有一身神鬼莫凭的武功,他自创的洛言诀早已独步武林,三年前就已战无敌手,当然那时候他并没有用戚迹这个名字..........而现在,他就是戚言堂,他就是戚迹........

    脚踩上内弧,气沉丹田,五指扣弦,腰身一扭,戚言堂将早已搭好的巨弩对准东鞑王........

    只是没有人相信他能凭一己之力拉开这张弓,东鞑王最最不信,直到他死的那一刻他也不敢相信..........

    五感瞬间封闭,他感受不到坚韧锋利的弓弦深陷皮肉直触指骨的疼痛,也感受不到皮肉崩裂鲜血淋漓的毛骨悚然,所有声音都在这一瞬间远去,他眼里只有这支长箭泛着寒光的箭尖,以及他直指的对象.......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这支箭,尖锐强大,松开五指,伴着一声嘹亮的嗡鸣,长箭破空而出,与空气擦出清越的鸣叫,直取对方首级!

    两支利箭在半空中错开,刚猛疾迅,带着极致的压迫都只有一个目的——要对方屈服!他们就是那两支箭,带着两个民族亘古的仇怨,不血洗不肯清...........

    噗地一声钝响,箭尖破入血肉,戚言堂脚跟离地整个人被巨大的冲击力贯穿,牢牢定在身后的墙壁上..........疼痛未及只是一阵头晕目眩,扭曲的视线里还有尾羽颤抖的弧度,耳边恍惚传来敌方骚乱的惊叫,唇角下意识弯出冷酷的线条。

    折断羽箭,他勉励撑起,二度受创的创口无关紧要,对,比起对面歪倒的大旗,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

    他站的笔直,身躯像用钢筋铸造的,微散的发丝在狂风中纷乱,血染的战袍猎猎作响,一双眼睛漠然无情,就像远古传说里的魔神,看着城下溃散的军队无动于衷。

    “元帅无事!元帅无事!”南锦军将喜极的声音猛地爆发,士气顿时大振,戚言堂没事,但对面可不好说了.......

    “东鞑蛮狗,尔等主帅已死还不速速投降!”

    “他奶奶的灭了这帮东鞑狗!”

    “杀!”

    .........

    分卷阅读8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