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桑浅夏 - 分卷阅读6 攻成,名就[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攻成,名就[穿越] 作者:罗桑浅夏

    分卷阅读6

    可不是!这帮孬货,打了几次就吓破了胆,连二把手的脑袋都交的出来,你说下次要他们主帅的脑袋他们是不是也得哭着跪着给咱送过来!”

    “那还真没准,不过也不知到底和不和,这仗打得痛快是痛快,可我还是想我阿麽了...........”

    “瞧你这点出息.........谁!”他没有说完话的机会,一个黑色劲装的男人已经贴近他的身,冰冷的锋刃在他颈间一划,一切悄无声息,他的同伴亦被如法炮制,两人被拖到一边,身上全部衣饰被扒得干干净净,两条生命就这么消失的神不知鬼不觉............

    狂欢的众人没发现自己队伍里悄悄混进的陌生人。

    戚言堂将队伍两分,一队人暗杀无声,一队人偷梁换柱,悄悄摸近粮草库..........

    朗月当空,东鞑粮营火光通天。

    敌营乱成一团,呼喝声,叫骂声,混杂着各种口音充斥在每一个角落。水不停被运到火场,却对浇了火油的粮堆无济于事,东鞑可汗粗犷的脸在火光里印的通红发黑,眼里的杀气和怒火外溢,他反身抽了身侧的三皇子一记响亮的耳光,暴喝道:

    “给我追!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

    背后索命的追捕声几乎像贴着背脊,阴魂不散,戚言堂马踏月色,眼里结着寒霜...........死亡如此接近,他却仿佛坠入一种空茫的混沌中,灵魂抽离了躯壳,他龟缩一角冷眼旁观身体自行动作起来,就像按下开关的机器,夜色里透出几分诡异.........

    他见他翻身下马,提戈厮杀。

    耳边全是嘈杂,风声,喝声,马蹄声,兵铁铮鸣声,可在他眼里一切既快又慢,热闹又寂静,他混沌着麻木着.........

    直到手里的长兵破入敌人的胸膛,鲜血喷溅浇了他一脸,温热的,腥臭的,锋刃刺入身体的触感如此清晰,从颤抖的剑锋传到掌心,他瞳孔微微放大,神智瞬间回笼.........

    眼神开始颤抖,喉咙干涩战栗,他在脑海里嘶哑的吼着:戚迹!戚言堂!戚言堂!却得到一片连回音都没有的空荡........心里恍惚涌起一股不祥的恐慌,却不待他理清到底是何情绪,身体便被人推了一个趔趄,他回头,看见属下哀切坚忍的目光,那人张开一口红牙,厉喝一声:

    “走啊,戚帅!”

    他下意识踩蹬,扬鞭策马卷起一地尘沙...........

    ————————

    戚言堂染着一身鲜血回来,衣服粘糊糊的贴在皮肤上,他冷着脸打量了一下同归的队伍。走的时候有二十人,其中不乏和他征战戎马数载的心腹,个个武艺高强,现在却只回来了六人,血污脏了脸看不清神情,只是眼里都是近乎死寂的平静。

    战争已经打响,这却只是开始,真正的战争还在后面。

    军师早早就候在营口,虽然仅回来了寥寥数人,但只要戚言堂没事,并且还有人回来了就证明事情成功,命如草芥,这样的代价已经很小了。他大喜过望,连忙上前两步搀住戚言堂微微发软的身体:

    “元帅.......”

    戚言堂点头,道:

    “东鞑最晚两日后会集中兵力攻城,只要熬过这一战,他们之后必无再续之力。”

    军师深吸口气:

    “我们都有心理准备,那必定是一场恶战。”

    ——————————

    戚言堂草草抹了一下脸,干涩的粗布帕子磨得脸颊生疼,他有些滞愣的看了看铜镜里熟悉又陌生的脸,顿了一秒,他移开视线,火速换下血衣。

    回到帅帐,众人已经聚齐,他在案桌上铺开军备地图,指着城前三里,手指虚化一条线,声音冷戾肃杀:

    “这里,挖一条沟要多久?”

    马上有人应道:

    “这要视深浅而定,但最快也得一夜。”

    “东鞑人喜欢在马腿上加上钢片,防止我们进攻马腿,但东鞑马壮彪肥,且鬃毛极长。”戚言堂眼球不停震颤,脑子里构出模糊的计划。

    “元帅想用火攻?”军师道。

    戚言堂点点头:

    “不用挖沟,只辟一道长带,在上面铺满火石粉,要多久?”火石粉都是些不成形的火石,家里稍微有点余钱都会将之丢弃,只有贫苦的人才会凑合着用它生火。这东西受热极易燃,燃后又不持久,因为火焰不成形,火势还很难控制,一不小心就会酿成火灾,在日常生活里比鸡肋还遭人嫌弃,但现在,戚言堂大军所在的燕塞城却家家户户都有这样的火石粉。

    “如果只是这样,大约三个时辰可铺满长近十里宽两里的范围。”

    戚言堂皱着眉,估摸着行得通,又看看军师,他同样眉头紧锁,手指捻着下颌的长须不停揉搓,半晌点点头道:

    “元帅,此计可行。”

    戚言堂颔首,又道:

    “那就依军师的意思。”

    “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军师眼神焦虑,“我们可以阻下第一波猝不及防的马队,但对后面的敌军就无用,接着他们很快就会逼近城墙。”他指着城墙的位置。

    “弩箭有多少?”戚言堂问道。

    “......弩近一千张,箭不过万余支.....”那人说的为难。

    “确切数字。”戚言堂眉眼一厉喝道。

    “回元帅,我军已经两年没有补充过军备了,这只是预计,还是连同半损的一并算在内,实在是.........”

    这话一出,场间众人心头更添一丝沉重。

    “准备投石器,石块,越多越好,在敌袭之前。”他深吸一口气,命令道。

    “诺!”

    “若敌军攀爬城墙.....”军师皱眉,这才是最令人恼火的,东鞑人悍猛不畏死,体格强壮于南锦士兵许多,只要登上城墙,就像狼入羊群。

    “军师有何计策?”

    “汉末之时也是此地,前任曾用水浇灌城墙一夜成冰,是以抵御敌军.......但那时酷寒,眼下却是夏末......”军师沉吟着.......

    戚言堂眼神闪烁,沉吟半晌:

    “用......油。”

    军师抬头,犹豫道:

    “若敌人用火攻,岂不是引火自焚?”却突然,他眼神一亮,看向戚言堂,喜道:

    “所以,就等到他们开始登城的时候再浇油。”

    戚言堂颔首,沉声道:

    “吩咐将士登城墙前做好防火措施,不管怎样,这毕竟是场硬仗。”

    “东鞑人对火还保有野兽般的憧憬和畏惧,他们用火攻的可能性其实应该不大.......

    分卷阅读6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